*劇情共構有、PMP一企次世代沿用有

文:AHen、阿炎

======

早晨,在新棲市的寶可夢中心旅宿,布雷爾與亞特斯分別在租用的房間上下舖呼呼大睡,看他們的樣子似乎也沒有強迫讓寶可夢待在球裡的習慣,就這麼讓手持夥伴們在房間找個位置各聚一角,布雷爾的夥伴們大多與他睡在一起。 這時布雷爾被睡翻的小鋸鱷藍莓一個翻身壓住了胸口,表情突然好痛苦的樣子:「唔唔……岩、岩王……」

在充滿深沉呼吸聲的房間裡門突然被輕輕打開了,一屢奶粉色的長髮從布雷爾臉部正上方垂降下來,伴隨著那種小巧女孩的聲音:「布雷爾。」

「啊啊啊安格、你不要跟著疊上來……」布雷爾繼續深陷在沉沉的夢境裡。

「布雷爾。」女孩的聲音再次傳來,這次帶著不耐煩的語氣。

布雷爾在反應下聽見聲音便慢慢睜開眼睛,一面模糊的視野馬上填滿熟悉女孩的整張臉蛋,這讓他嚇了好大一跳:「哇啊啊啊啊!!!」

「痾咦、瑟薇娜?妳怎麼在這裡!?」原本壓在布雷爾胸口上的藍莓整隻被彈走重重的壓在土狼犬夜吼的尾巴上,唉了好大一聲。

「我的未婚夫在哪裡我當然要在哪裡啊!」瑟薇娜還著手、依舊散發出原有的傲氣,有時候就連布雷爾也差點會把瑟薇娜跟他爺爺奈哲爾印象重疊。

「……發生什麼事了?」被許多聲音吵醒,上鋪的亞特斯先是拿起放在枕頭邊的氧氣瓶吸了幾口氣才出聲問到,剛睡醒正是他最虛弱的時候,水躍魚藍躍從枕頭的另一邊抬起頭,跟站在床尾的波波棕羽一起觀察著情況。

「可我們根本不是未婚夫妻啊……」布雷爾小聲的抗議,雖然他被女孩銳利的眼神給死死瞪著:「啊,亞特斯、抱歉吵醒你了。」

「嘿、亞特斯!」瑟薇娜舉起一隻手豪爽的跟亞特斯打招呼,聲音比剛才要大很多。

「喔、嗨,瑟薇娜。」一見到熟識的女孩,亞特斯也抬手和對方打了招呼,再吸了幾口氧氣後才把氣瓶收回包包裡,接著他把手往書桌的方向伸去,放置在桌面上的水瓶像是受到看不見的力量牽引似的飛進亞特斯手中,他喝了水並服用他隨身攜帶的必須藥物。  

「沒想到你會跟上來耶,你什麼時候知道我跟布雷爾出門了?」把水瓶往下交給布雷爾,亞特斯向瑟薇娜問著。

「我昨天才知道這件事啊,說到這個、你們太過分了!」瑟薇娜回應後想了想大發了一下脾氣:「真是的,你們出發了也不跟我說、害我還跑去拜託布萊茲叔叔把我傳送過來。」瑟薇娜氣的鼓起臉頰。

「對了、叔叔要我轉告你們有空就打回家,你們兩個根本還沒打對吧?」瑟薇娜繼續用銳利的眼神盯著正在起床整理的兩個男孩。

「這三天發生了很多事情,還在整頓嘛……」布雷爾被盯到冒汗:「我今天會打電話回家的。」

「我也是。」瑟薇娜的氣勢總是讓他和布雷爾無法招架,亞特斯把棉被摺好後才從上鋪爬下來:「雖然媽媽一點都不擔心,可是爸爸就不敢保證了,我還是求教父幫我說爸爸才讓我出來的。」

「所以我才會在這裡啊,只有你們兩個在外面根本不靠普嘛。」瑟薇娜相當驕傲的環著手:「你們真是太幸運了,本小姐會陪著你們一起走到最後的、你們就放心讓我照顧吧!」說著這句話但眼神是看著布雷爾的。

布雷爾趕緊避開眼神,床上的藍莓這時候才睡醒進入狀況、牠光看到瑟薇娜這個陌生人就足夠牠興奮了,當然也很快的引起瑟薇娜的注意:「原來你們都拿到了寶可夢嗎?」

「嗯、藍莓給我們添了很多麻煩呢其實。」看著興奮的藍莓,他們兩個一直遲遲沒有打電話回去的原因或多或少也跟他有關,「另外就是,我一直覺得藍躍給我一種很莫名安心的感覺,而且我只要一講到教父的名字他就會有反應,像這樣。」

 「安德爾。」他喚了他們三個再熟悉不過的名字,原本正在推醒電電蟲黃絨的藍躍是立刻回頭朝亞特斯看去,看了一會又收回了視線。

 「我一直在想藍躍是不是跟教父有關係。」他對著另外兩人繼續說道:「但是教父好像沒有跟布雷爾說太多以前旅行的事情,我在想要不要問。」

「可以問問看啊,我想爸爸應該是不會吃了你啦。」布雷爾開了一下玩笑,然後才注意到瑟薇娜沒有帶上任何寶可夢:「瑟薇娜也從博士那裡獲得夥伴了嗎?」

「沒有,我太趕了、就兩手空空的出門,來不及從爸媽那裡接過露娜。」瑟薇娜聳聳肩,自己有個寶可夢研究員父母、身邊的男孩們眾所皆知:「反正我出來的目的不是和你們一樣、而是來照顧你們這群笨蛋的。」

「欸、不一起當訓練師嗎?我覺得我們一起當訓練師一定很有趣。」亞特斯困惑的歪頭看向瑟薇娜。

「嘿,我可是有更遠大夢想的人耶!」瑟薇娜以她的方式為婉拒絕,她輕笑了幾聲:「現在我的首要目標只是照顧好你們而已,反正我在家也閒著無聊啊。」

布雷爾整理得差不多了,便從床上站起來:「聽說附近有間好吃的早餐店,要不要去看看?」

「好啊,睡醒了肚子也餓了。」棕羽和黃絨回到的寶貝球內,唯獨藍躍是待在亞特斯腳邊的,「想要吃點不一樣的。」

「讚成,本小姐可是一早就跑來找你們後、甚麼也沒吃呢。」瑟薇娜舉雙手贊成,然後持續用眼神給布雷爾暗示說道:「身為未婚夫,負點責任吧?」就是叫你請這餐的意思。

「好啦,我負責就是了。」布雷爾不想持續受到女孩的精神攻擊,於是爽口答應。

「你就別這樣對布雷爾了,瑟薇娜。」雖然這樣說,但女孩的強勢氣場自幼以來就總是把他跟布雷爾壓的死死的。

「我已經很收斂了,只是很久沒有看到你們的感覺、就好寂寞呢!」瑟薇娜不好意思的笑了幾聲,但聽在布雷爾的耳朵裡面、這個女孩是不可能停止繼續戲弄他的。

「不是也才三天而已嗎?」布雷爾這麼想著,他沒有說出口、最後抱起藍梅開門出去:「我們快點去吧,聽說生意超好的、早一點去才有位子坐。」

「嗯、我們走吧。」同樣抱起了腳邊的藍躍,亞特斯跟在兩人後頭,一起前往早餐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陽光中那裂縫裡的黑夜

A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