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共構有、PMP一企次世代沿用有

文:AHen、阿炎、布貓

======

在新棲市的商街上,布雷爾正在追著小鋸鱷藍莓在大街上跑、後頭跟著有些距離但體力不太好的亞特斯以及瑟薇娜,飄逸的長髮隨著風流波動著。

事情發生在稍早、剛從寶可夢中心的旅宿出來的時候,三個孩子本來打算去附近的早餐店先飽餐一頓,一到店裡的時候沒料到藍莓在三人正在點餐的狀況下,跑去偷喝隔壁桌客人的咖啡,原本好動樂天的情緒大失控、完全變成了各種加強版,不只把店家的桌椅給弄翻了,還影響到其他正在用餐的客人,正當布雷爾紅著臉到處道歉的時候藍莓就咻的一聲衝出了店家。

『明明手腳這麼短到底是怎麼跑這麼快的?!』布雷爾一面想著一面在後頭追逐、回過頭發現亞特斯氣喘吁吁的勉強跟著、而瑟薇娜也緊跟在後,這迫使讓布雷爾慢了下來:「亞特斯、瑟薇娜,你們還好嗎?」

「還、還好。」一手按著胸口,亞特斯大口喘著氣,整張臉成慘白,根本不能說沒事,在布雷爾停下來後他才從包包裡拿出隨身的的小氧氣瓶,吸了幾口氣穩定自己的呼吸,「我還可以的。」在小停下來的時候,水躍魚藍躍倒是繼續往前跑,似乎打算替三人找到跑走的那隻小搗蛋。

「布雷爾你慢一點啦!」瑟薇娜提高聲音在亞特斯後面跑著:「先放你的寶可夢去幫忙找啦!」

「藍莓到底跑到那去了?」等到亞特斯停止喘息了,他們也早已失去藍莓和藍躍的蹤影了。

經過瑟薇娜的提醒,布雷爾也將速度較快的土狼犬夜吼給放出來跟著藍躍,牠到處的聞了聞,即使聞到除了藍莓那個傢伙以外還有其他陌生的味道,牠還是發出聲音吸引藍躍要牠跟牠走。

夜吼追蹤到藍莓的時候,發現對方正在一位女士的懷中亂扭。

「等等喔,用水洗一下就沒事了。哇!不要亂動啊。」米亞抓著活潑的小鉅鱷,看起來有些傷腦筋的樣子。

宿營在七草公園野營區的米亞,原先正在著手準備當天的早餐,不料才剛擠了兩顆藍橘,一隻異常興奮的小鋸鱷就這麼從一旁直直衝了過來,夥伴暖暖豬見狀連忙要阻止對方,結果在猛力一撞之下,兩隻寶可夢滾成一團,打翻了裝著藍橘汁的小碗。

樹果汁把暖暖豬染成了深藍色,小鉅鱷則是連眼睛都變成了同樣的顏色,覺得不舒服而拼命扭動著,讓米亞想用水幫他將眼睛裡的樹果汁沖洗掉都是件不容易的事。

土狼犬夜吼稍微有些警戒的遠遠嗅了嗅女性的味道,牠不清楚眼前發生了甚麼、但仍然保持距離看著。

藍躍倒意外的沒有對眼前的人產生警覺,像是知道那人似的,踏著步伐直接朝女人走去,打算領回這個給主人添了不少麻煩的小鋸鱷。

手上拿著的罐裝水被小鋸鱷又一扭之下翻倒滾走了,正打算起身撿回來的米亞一抬頭,發現一隻水躍魚正往自己的方向閒亭信步的走來,不遠處還有一隻土狼犬似乎在觀察情況。

「你們是他的朋友嗎?」從水躍魚的動靜,米亞猜測對方應該是沒有敵意的,順勢提出請求:「剛好,我需要一些水把這孩子的眼睛沖洗乾淨,可以請你幫我個忙嗎?」

一邊正打算過來幫忙壓制小鉅鱷的暖暖豬,看見水系的水躍魚,又微微的往後退了兩步,似乎不太希望自己被水噴到。

了解意思的水躍魚用泡沫光線的泡沫包裹住了小鋸鱷,並幫忙壓制他好讓女性清理他身上的藍橘汁。

「呼......好了,這樣就可以了、水躍魚,謝謝你喔。」呼出一口氣,米亞摸摸水躍魚的頭表示感謝。

放下已經清理乾淨的小鉅鱷之後,順手拿了顆藍橘給對方,一邊招呼著旁邊的土狼犬:「你們要不要也來吃一點呢?」

眼角瞥見身上還染著樹果汁的暖暖豬,米亞一把把自己的夥伴攬過來:「暖暖豬也要清理一下才行呢。」討厭水的暖暖豬終究是逃不過清洗,掙扎著想跑,結果就是剛才的情況幾乎又上演了一次。

小鋸鱷藍莓幾乎是一有吃的就安分了下來,至少沒有像剛才暴動的樣子,土狼犬夜吼靠了過來,還是不太信任眼前的人所以沒有吃,直到看著藍莓吃的很開心以後才妥協。

後來夜吼想了想不對,他的任務是要回報藍梅那個笨蛋的位置才對,發出小狗般的低吼聲後便跑離開原地留下了小鋸鱷藍梅以及水躍魚藍躍在原地。

幾分鐘後兩個男孩與一個女孩子跟著土狼犬從遠處跑了過來,首當其衝的布雷爾大喊:「藍莓!」

小鋸鱷一聽到布雷爾的聲音興奮的揮了揮短小的四肢,並且朝主人的方向跑去、然後被緊緊抱住,布雷爾擔心的說:「以後不准再擅自跑的這麼遠了、我好擔心你。」

「看你個頭這麼小、吃的這麼胖,但真的挺會跑的……」瑟薇娜與亞特斯跟了上來,兩個喘得要死:「……那個大姐姐是誰?」

「呼、呼、呼……」亞特斯喘著氣,花了好長的時間才終於讓呼吸平穩下來,他看藍躍對女性一點戒心都沒有讓他感到困惑,「藍躍,你認識她嗎?」

聽到聲音的藍躍回過頭來並點頭,他走回亞特斯身邊關切這個身體虛弱的小主人。

聽見動靜,米亞用毛巾把暖暖豬的身體擦了擦後,抬起頭來:「你們好,是這些孩子的訓練家嗎……咦?」訓練家的動作隨著語尾中斷,暖暖豬連忙蹦了起來,滑溜的爬到米亞肩膀上,也不管藍紫色的尾巴球,總之讓自己遠離那雙清洗的雙手再說。

讓米亞愣了楞的是眼前的三位年少訓練家,其中兩位最近自己才仔細的看過了照片,正眼熟的緊,另外一位少女雖然沒有見過,不過看起來和另外兩位少年關係也不錯的樣子。

面對好友的兒子們,米亞的臉上帶上了溫和的笑容,拍拍裙子站起身來再次打了招呼:「好久不見了,亞特斯、布雷爾,請問這邊這位是?」一開口就叫出了兩個少年的名字,眼睛則看向了陌生的少女。

「感覺好眼熟喔……」想了想、布雷爾正納悶眼前的女性怎麼叫得出自己的名字,感覺好像有看過的樣子:「呃、對不起我雖然對您感到熟悉,但我實在是叫不出名字……」

「我是瑟薇娜,瑟薇娜.埃文斯。」瑟薇娜沒有任何遮掩,老實道出了自己的名字、語氣上表現不像是同齡孩子的感覺:「埃文斯家族與麥斯威爾家族從很久以前就是友好關係,現在聚在一起也算是正常的。」

「......啊、是米亞阿姨嗎?」突然想起了自己曾在安德爾的樂團海報上看過這位女性,花了點時間才想起對方的名字,「教父的首席女高音對不對?」為了確認自己沒有認錯,亞特斯這麼問著。

「嗯,是的,亞特斯的記性很好呢。也確實有點久沒見面了,認不出來也沒關係哦。」稍稍安慰了下布雷爾,米亞接著開始自我介紹:「我叫米亞,在米斯克交響樂團擔任女高音。也和安德爾還有布萊茲是朋友喔。」

點了點頭,米亞在自我介紹後又加了點補充:「哦,不過現在還兼任訓練家喔。」

笑著拍了拍肩膀上的暖暖豬,接著在暖暖豬回蹭自己的時候瞥見尾巴球上的藍紫色,又一把將肩上的夥伴抓下來:「剛才準備早餐的時候發生了點事情呢,小鉅鱷真的很有精神,不過還是要小心點喔,這樣亂跑很危險的。」一手撿起水瓶在暖暖豬的掙扎下開始清洗尾巴。

「原來是爸爸的朋友啊,難怪好像見過。」布雷爾這麼心想著、來家裡的人其實很多,有時候會不太記得是誰呢,何況時間應該很久了:「我會注意的,謝謝米亞阿姨。」

「诶?安德爾叔叔的女高音嗎?」瑟薇娜突然眼睛一亮,難怪她也覺得米亞哪裡眼熟,海報上看過嘛:「上次的演奏會我有去聽喔,妳唱的好棒!」

「欸,米亞阿姨來當訓練家,那教父跟樂團怎麼辦?」眼前的人可是樂團的核心成員,這樣外出應該會造成不小的事情吧?亞特斯這麼想。

和夥伴的相處還需要時間慢慢培養,畢竟眼前的新手訓練家才剛上路,米亞也不多說什麼,對布雷爾笑了笑。

接著一個一個回應:「謝謝你的賞光喔,瑟薇娜。能讓聽眾喜歡,是最棒的稱讚呢!」

「另外,樂團那邊我有好好的和團長請了假,不用擔心~ 正好離下次的演出也還有一段時間,趁這個機會在沒到過的托雷納地區重溫旅行。」米亞壓低聲音神祕的接著說:「還有,下次演出也是在托雷納地區喔,這可是第一手消息,在官方訊息公布之前偷偷先告訴你們。」語畢,俏皮的和三個孩子眨眨眼。

「也就是說我們可以看到教父了嗎?什麼時候?」對亞特斯來說,安德爾是他另一個父親,自然對能見到他感到開心,「吶、布雷爾,布萊茲叔叔說不定也會來喔?」

「啊、恩。」其實布雷爾已經看過無數次他的兩個爸爸各自的表演,他自身是已經無感了、尤其是其中一個總會從奇怪的地方神奇的弄出東西的爸爸。

「欸、布雷爾,你的兩個老爸都這麼厲害,你總會學到一兩個才藝吧?」瑟薇娜突然好奇了起來,她看著布雷爾、後者則是拼命搖頭。

「確切的時間嘛......」米亞拿起頭上的小帽子,從裡面取出結合通訊、圖鑑等功能的小器材,調出行事曆給亞特斯看,「表演也就是幾個月內的事了,地點在銀菱市影城裡。」至於門票之類的,在場的幾位都可以輕易取得,到不是什麼需要擔心的問題。

在暖暖豬一直好奇的看著帽子的時候,順著瑟薇娜的問句,米亞也跟著詢問:「布雷爾對魔術或是音樂比較沒有興趣嗎?」

「呃這個,我沒有甚麼擅長的才藝……」布雷爾相當老實的回答,他看起來有些慌張:「就算彈鋼琴,我也只會一首簡單的兒歌而已。」

「诶———」瑟薇娜看起來有點失望。

「嗯~我想興趣是可以培養的,趁著這次出來旅行的機會慢慢尋找方向也不錯呢。我現在會在樂團裡擔任女高音,也是在旅行時候的機遇喔~」稍稍緩解氣氛,米亞笑吟吟的轉頭:「瑟薇娜和亞特斯對什麼有興趣呢?」

「嗯,我想看看喔……」瑟薇娜托著下巴思考,翠綠的眼睛眨呀眨的:「我喜歡看華麗大賽,將來有機會的話我也想參賽看看呢。」

「我想跟更多寶可夢相處,但是我又不像哥哥那樣有健康的身體可以當保育員,或許我會當個飼育家吧。」想了想,亞特斯這麼回應著,因為這個目標她也讀了不少的相關書籍,「這趟旅行說不定會認識更多寶可夢,一定會很有趣的。」

「一定會的。」用肯定的語氣重複了一次,米亞點了點頭,對旅程會碰上的一切,抱持著十分樂觀的態度、然而才剛想著,就馬上碰上了旅程必定繞不過去的事件-- 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不知道從誰的肚子裡響起。

瑟薇娜肚子餓了,但同樣肚子又餓的藍莓發出了更大的聲音掩蓋了過去,接著又是一陣討食的暴動,布雷爾無奈的抱住掙扎的牠:「你看,你乖一點的話剛剛就可以去那間早餐店吃了,現在回去估計會被罵吧?」

就像被提醒了似的,米亞也覺得飢餓感忽然冒了出來,看看肩膀上拼命蹭著自己撒嬌要飯吃的暖暖豬,又看到水躍魚也踩了踩步子,不禁噗嗤的笑了出來:「看來大家都還沒吃早餐呢,我剛才正好在準備早餐,要不要一起吃呢?」

俯身撿起剛才被翻倒的碗,米亞又接了一句話:「不過,還需要大家幫我點忙呢。」人數增加了,要處理的食材量就會增加,但俗話說,人多好辦事不是嗎?

「好啊、讓我來幫你吧。」點點頭,亞特斯在米亞的指示下幫忙處理食材,從他的動作來看相當熟練,不論是處理樹果還是其他食物,看來他除了讀書外還擅長烹飪的樣子。

「有缺甚麼食材的話我可以去商街採買一下。」布雷爾看著大家都在忙也不知道自己能幹嘛便這麼說:「坐著等吃也不太好。」

「好啊,正好有點東西快用完了,那就麻煩布雷爾幫忙跑個腿囉!」抹了抹手,米亞找出筆寫了幾行字,交給布雷爾。

小小張的紙條上列出來的是一些諸如香油、薑蒜類等簡單的調味料。 把樹果切成小丁,亞特斯切了好幾種不同的樹果,並打了好幾顆蛋在碗盆裡打成蛋液,把一部分的樹果丁放入蛋液中打均勻,「需要調味料呢,等布雷爾回來吧。」

布雷爾拿走字條以後就抱著藍莓拜託瑟薇娜:「把牠帶去那麼多食物的地方搗蛋就不太好了,麻煩妳幫我照顧一下。」

「把牠收進寶貝球裡不就得了?」瑟薇娜雖然語氣不願意、但還是抱著藍莓讓牠不要繼續搗亂:「我就勉為其難的幫你吧,誰叫你是我的未婚夫呢?」女孩聳聳肩。

「藍莓不喜歡一個人待在那裏面嘛。」布雷爾收拾背包準備離開公園、他顯得有些無奈:「還有就說不是未婚夫了嘛,我走囉……」

看到布雷爾和瑟薇娜的互動,米亞小聲地笑著:「感情還不錯呢。」

接著轉頭輕輕地往正打算偷吃樹果丁的暖暖豬額頭一彈,也帶著點無奈的語氣:「還不可以吃喔,先來幫忙生火吧。」

手上忙碌著,米亞見到亞特斯熟練的動作,饒有興趣的開口:「不愧是以飼育家為目標呢,亞特斯平常做了不少練習吧?」

「嗯、是啊。」拌好的蛋液先放在一旁,亞特斯混合了幾種樹果汁放在鍋裡煮,一邊煮一邊試味道,似乎在做醬汁,「而且我也喜歡煮飯,很有趣呢。」

醬汁煮好了,擺在一旁放涼的同時布雷爾也回來了,接過了布雷爾給的塑膠袋,亞特斯在蛋液中放了點調味料並再次攪拌均勻,接著就是熱鍋做煎蛋捲,當中還包著剛才切好備用的樹果丁,很快地就做好了四人份的煎蛋捲,當然也不忘替寶可夢們做適合他們入口的小型蛋捲,在淋上醬汁之後才終於大功告成。

「可以吃囉。」他微笑的向另外三人說。

「哇啊、看起來很美味呢!」瑟薇娜閃著雙眼高呼,布雷爾正在幫忙把食物擺到野餐桌上,小鋸鱷藍莓已經等不及的在旁邊跳來跳去:「布雷爾,你有空就去跟亞特斯學看看嘛、說不定也能找到樂趣呢,而且可以煮給我吃不是很棒嗎?」

布雷爾只是回以一個無奈的笑而已,他一邊阻止藍莓衝到餐桌上一邊把手持的夥伴們叫出來:「大家、出來吃飯吧。」布雷爾的寶貝球閃出四個白光,分別是土狼犬夜吼、六尾晝日、呆火駝熔熔以及波波赤尾,赤尾一衝出來就馬上瞄準藍莓的食物、讓藍莓趕緊咬著食物閃避。

「雖然我對於烹飪的相關書籍看了不少,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像亞特斯一樣做出好吃的食物。」布雷爾選了野餐桌的其中一的位置坐下。

「換個方向,看烹飪節目的話呢?」大廚的實際解說有時候也是個方向,米亞敲了敲寶貝球,只見拉魯拉絲從白光中出現,從稍遠的樹梢上飛下來一隻波波,一旁水池裡也爬出了一隻大鉗蟹。

拍了拍裙子上沾到的草屑,米亞也選了一個位置入坐,接著拿起蛋餅分給寶可夢們,邊說著:「他們是我目前的夥伴,休息的時候不一定都會待在寶貝球裡,我是自由主義呢。」

「我也是呢,他們都很乖,所以我不擔心。」一直在空中盤旋的波波到現在才飛下,並停留在亞特斯肩上,而六尾花火和水躍魚藍躍則一同窩在他身邊等著餵食,電電蟲黃絨早就巴著亞特斯的行動電源不放大快朵頤了。

「布雷爾想煮飯的話我可以教你喔。」亞特斯看向布雷爾,似乎對於教人烹飪這件事非常躍躍欲試,連眼睛都冒出了小星星。

「我真的覺得這應該不適合我。」吃了一口蛋捲,布雷爾不敢說他有點怕開瓦斯,自從上次因為他兩個老爸心血來潮進入廚房後不知道為什麼大爆炸,差點把廚房給燒了、結果他的安德爾爸爸單方面被奈哲爾爺爺罵,而那陣子瑪洛阿姨則是每天都接自己去她家吃飯:「我想我可以從別的地方培養起,大概。」

「也是,布雷爾很聰明,也許可以做一些更不一樣的。」亞特斯想了想之後回應,每次在看書的時候,總是布雷爾先融會貫通。

「嗯,還有很多時間可以往各種方向慢慢嘗試呢。如果是我這邊能幫上忙的範圍,不用跟我客氣哦。」擦了擦嘴,米亞又從帽子裡拿出了通訊器:「有問題的話和我聯......」然後這句話就突兀的頓住了。

這句話,米亞出發之前也才被人說過,而那個人就是自己多年好友兼眼前兩個男孩子的父親及教父。

比起被動得知孩子旅程的情況,現在這不是一個主動的機會嗎?

眼裡閃過一點促狹,米亞臉上的表情只要是熟知的朋友都知道那代表什麼-想到了什麼感興趣的事物,並且馬上就要去做。

然後在三個訓練家從餐盤上抬起頭來的時候,就聽到話題方向被硬生生地轉成了:「要不要一起旅行看看呢?」

「一起嗎?」布雷爾和亞特斯還有瑟薇娜交換眼神,大家都沒有意見的樣子。

反倒是瑟薇娜顯得特別開心,她幾乎認真的看待米亞是她的偶像:「可以跟米亞姐姐一起嗎,我覺得好像在作夢!」

「好啊。」亞特斯同樣點頭表示同意,雖然有布雷爾和瑟薇娜陪同,自己的身體狀況和過往相比也已經好上了很多,但還是有可能會有免不了的突發狀態,如果有身為長輩的米亞在的話,會更加安心。

「那還請多多指教囉!我會小心不要太嘮叨的。」開玩笑似的調侃了自己一句,和後輩們一起行動,讓米亞感覺自己好像也更年輕了點。

就在愉快的早餐時光中,幾個訓練家輕鬆地敲定了一同旅行的意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陽光中那裂縫裡的黑夜

A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