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共構有、PMP一企次世代沿用有

文:AHen、阿炎、布貓、心漓

======

「今天天氣好好喔!」瑟薇娜走在布雷爾、米亞以及亞特斯前面,他們前天在新棲市敲定了一起旅行的計畫以後便開始了旅程,在經過91號道路與七草公園分別相遇了各自不同的寶可夢夥伴後,終於來到了悲鳴湖,雖然名字聽起來有點憂鬱,但實際到了這裡其實是很漂亮的、有許多不同族群的寶可夢在這棲息著。

「吶吶、我們今天在這裡紮營好不好?可以順便玩水!」瑟薇娜已經放下背包隨意坐在草地上,他們目前的位置是在悲鳴湖附近的森林哩,可視範圍已經可以看見湖面發出的閃光。

「走了一段路、先休息一下吧。」布雷爾跟著停下來拿水瓶喝了一口水,剩下的全都分給了小鋸鱷藍莓。

在團隊中總是走在後方的亞特斯同樣拿出水瓶喝了水,對於體力不好的他來說這麼長時間行走還是第一次,中途當然也不時被夥伴關切身體情況,「我覺得我真的該休息了,好累。」

「湖水看起來很清澈呢,這裡確實很適合紮營,先喘口氣再來做準備吧。」米亞蹲下身子掬了一把湖水洗洗臉,看看四周的地勢之後也做出同樣的判斷。

暖暖豬則趁著米亞蹲低身子的時候偷偷的想翻近在眼前的腰包找吃的。

布雷爾放出自己的所有手持寶可夢出來透透氣,見大家已經開始放下背包準備在湖附近紮營的時候突然聽見奇怪的聲音從森林裡傳來,伴隨著某人的慘叫聲、波波赤尾以及土狼犬夜吼最先擺出警戒的狀態,布雷爾發出聲音:「你們有沒有聽見甚麼奇怪的聲音?」他看著森林的某處方向。

「我聽見了。」瑟薇娜稍微往後靠一些,她現在可沒有任何寶可夢可以保護自己。

「聽起來像是什麼叫聲。大家小心一點!」米亞猛然起身,原本正翻腰包到一半的暖暖豬跟著栽了個跟頭。

接著也把自己的寶可夢都放了出來,站到一群人的前頭,隱隱將年齡比自己小的孩子們檔護在身後。

「亞特斯,還好嗎?」看了看似乎還在喘氣的訓練家,米亞稍稍分散了點注意力在他身上:「暖暖豬,稍微往後靠一點。」暖暖豬邊警覺的慢慢往亞斯特的方向挪動,一邊嘴裡似乎在嚼著剛才從腰包裡找到的點心。

「還可以......那是什麼?」抹了把臉,亞特斯突然抬起頭,他看到了前方似乎有什麼東西朝著他們跑了過來。

突然在森林裡被波波群攻擊,連家裡的波波--虹殤和凡賽堤都無法招架的猛啄與衝撞,讓瑪尼只能邊擋邊叫一路往森林深處跑,最後才竄出遠處看起來像是陽光投射映照水面的亮光,往悲鳴湖方向繼續奔逃。

「救命啊!!!有沒有人…能幫忙?!!」

「瑪尼?!」布雷爾馬上認出逃出森林的人,可是看到他背後那一大群波波一瞬間顯得有些退縮。

瑟薇娜在後面大叫:「還站著發楞甚麼啊布雷爾、快過去幫忙啊!」

「藍莓用水槍!赤尾用烈暴風!」布雷爾趕緊指揮自己的小鋸鱷與波波,幫忙擾亂波波群幫瑪尼拖延一下時間。

「大鉗蟹,泡沫光線。波波,飛砂腳。干擾波波群們的視線。」指揮著自己的寶可夢們,米亞看著跑得氣喘吁吁的男孩子似乎快被追上了,連忙又是一個指令:「拉魯拉絲,快,瞬間移動把那個男孩子帶過來。」

雖然亞特斯還搞不清楚狀況,但藍躍和花火已經率先反應的一個水槍一個噴射火焰干擾憤怒的波波群,只是他總算反應過來了,他的體力也還沒完全恢復,跟著跑沒幾步就因為腿軟而摔倒在地。

「亞特斯,還好嗎?」瑟薇娜先靠過去查看亞特斯,並且慢慢把他扶起來:「你們專心對付前面,我顧著亞特斯。」

布雷爾點點頭,然後和米亞互相交換視線、他們持續讓寶可夢們阻擾追上來的波波群,腳程較快的布雷爾帶著土狼犬夜吼掩護米亞的拉魯拉斯,跑過去接應瑪尼:「瑪尼快跑!」

聽到叫喊聲的少年,在布雷爾與米亞協助下脫離波波的追擊後跌坐在一旁,身上受了不少樹枝劃破的刮傷與被波波群啄擊滲著血的傷口,不止是他,待在瑪尼身旁的虹殤和凡賽堤同樣傷痕累累。

不過,剛才的聲音有點熟悉……

「唔…好痛…那是…布雷爾哥哥?!」放鬆戒心後回想起不久前的險境,他這才看到與波波群戰鬥的兩人,在搭檔寶可夢中似曾相識的土狼犬和其主人,讓他立刻確認對方的身份。

「還好嗎、瑪尼?」布雷爾在米亞的拉魯拉斯傳送過來後跑過去,他看了看後方的狀況,雖然波波群各種被阻擋、但是還是有幾隻朝他們衝過來,布雷爾趕緊拉住瑪尼的手往夥伴們的位置逃跑:「快逃啊!」

布雷爾的尼多蘭朵蘭跟尼多朗杜朗在主人跑過來後,相當有默契的一起使用連環踢踹走了繼續追擊的波波、好讓布雷爾帶著瑪尼退到安全範圍:「瑪尼你先休息一下,亞特斯你還好嗎?」

在瑟薇娜從背包拿出醫藥用品給瑪尼使用的時候,布雷爾轉頭詢問亞特斯。 亞特斯的臉色因為突然的劇烈運動而慘白,一手摀著胸口難受的喘著氣,他的體能有多糟跟他一起長大的布雷爾和瑟薇娜是在清楚不過的,瑟薇娜把藥品給了瑪尼之後立刻從亞特斯的包包裡拿出氧氣瓶幫助他穩定雜亂的呼吸,他的寶可夢們擔心的圍繞在他身邊。

「現在狀況不太妙。瑪尼.......是嗎?發生了什麼事情?」趁暖暖豬和咕咕一前一後用火花及催眠術又擋下一部份波波的空檔,米亞急忙開口詢問事情經過,試圖從原因上找尋解決方案。

這麼一大群波波的圍攻下,己方的情況實在是太被動了。

「唔…謝謝大姐姐,我因為心情不好的緣故想在森林中走走散心,突然遇到一隻波波、像是剛出發旅行時當初在研究所外碰見的虹殤那樣,襲擊我似乎是想要我給他食物。」

「當然凡賽堤對這樣霸道的事一向是最看不過去的,便用藤鞭出手制止並教訓對方一頓,但是這隻波波卻不服氣昂首就發出高亢的叫聲吸引同伴,當時我並不明白叫聲的用意,是虹殤緊張的飛起一直用尖嘴拉我的衣袖要我跟著他走,結果走沒幾步身後就聚集越來越多的波波攻擊我,連凡賽堤和虹殤都擋不了,後來就演變成現在這種局面。」使用了一些瑟薇娜拿來那些醫藥用品裡的療傷藥,噴灑在自己和夥伴們的傷口上,感覺稍稍舒緩的瑪尼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轉述給米亞聽。

「食物......嗎?」一心二用的一邊和布雷爾一起應對波波群的攻擊,一邊在瑪尼詳細的敘述中將事發經過理了一遍。

米亞短暫的考慮後很快的做了一個決定-要盡速解決少對多的局面。

於是米亞又向前邁了兩步,和照顧瑪尼歸隊的拉魯拉絲下了指令:「拉魯拉絲,對波波群大範圍的使用魅力之音幫我們製造一點空擋。」

聲音方面的技能能夠影響的範圍較廣,雖然同時會耗費較多體力,不過目前看來這方向還行。己方的寶可夢們聽到米亞這邊的指令後紛紛退開了些,讓魅力之音盡量擴散開。只見波波群在聲音干擾中,略為停頓了那麼一下。

「波波們,請聽我說一下!」從丹田提氣,米亞使用上了一點歌唱的技巧讓自己的音量放大:「雖然這可能是我們的片面之詞,但只為了食物而造成這麼大的騷動,我相信最後也會變成兩敗俱傷的局面,對雙方都不是很好的結局。」

「但是!」米亞看了看身旁依舊警戒的布雷爾,以及身後正在處理傷口和舊疾的亞特斯、瑪尼及瑟薇娜,吸了口氣:「如果能來場公平的一對一對決,我們也不是不能退讓的。」

頭頂上飛來飛去的波波交頭接耳,看起來像在達成甚麼協議的樣子,布雷爾的波波赤尾顯得不耐煩、牠叫了相當雄偉的一聲、震攝住了在場的波波群,最後波波群派出了兩隻代表來對付米亞以及布雷爾。

======

「赤尾!」布雷爾趕緊過去接住墜落的波波赤尾,雖然牠打倒了一只、但另外一只打倒了米亞的波波以後反襲擊了赤尾因此落敗:「輸了啊……」 戰勝的野生波波對著身後的同伴挺胸嚎叫後,用尖嘴指著被擊到的另一隻波波示意大家來照顧牠。

然後牠回頭面向布雷爾他們,驕傲的抬著頭似乎因為獲勝而有點囂張。

「囂張甚麼啊這小東西!」瑟薇娜對於野生波波的反應感到不爽,一個不小心露出了本性。

「冷靜點瑟薇娜,是我們輸了。」布雷爾安撫了一下後面的女孩:「米亞阿姨怎麼辦?」

「嗯~沒辦法,輸了的話就按照說好的來退讓吧。」仔細看過波波的情況,米亞確認了夥伴沒有什麼大礙,稍稍鬆了一口氣。

「不過,退讓也不一定只會吃虧喔。」小小聲的補充了一句話,在同伴們略顯不安的眼神中米亞起身面對有些耀武揚威的波波群。

「各位,我們輸了,這場戰鬥非常精彩,我輸的心服口服。」頓了頓,在波波們稍微停下喧鬧後,米亞繼續開口:「那麼關於剛才說的退讓,畢竟這件事是食物引起的,那麼我們就同樣用食物來解決吧。」

「料理的話,我們還是有點自信的呢。今天的晚餐,就由我們來負責料理,讓各位也吃上一頓美味的餐點。」面對明顯獲得的好處,波波群吱吱喳喳的跳上跳下,似乎尾巴都快翹上天了的時候卻聽到了一句"但是"。

「但是,這麼說真不太好意思,你們看,我們也才剛到這個地方,對這附近真不熟呢。光靠我們身上帶著的食材恐怕也不夠大家一起吃......」米亞似乎煩惱的皺起了眉毛,豎起手指抵在唇邊:「如果能夠在住在這裡的大家幫助下找到些特產食材,我想晚餐一定會更豐盛的呢?」

「嘎哦!嘎!」波波群們個個興奮的揮動褐色的翅膀發出近乎刺耳的叫聲,為首剛才勝利的那隻波波頜了頜首表示同意米亞的話,下一秒,便領著同伴往森林裡各處找尋可料理的食材。

至於亞特斯,在瑟薇娜的協助下終於穩定了呼吸,他的臉色還是很糟,但和剛才相比好多了,「抱歉......什麼忙都幫不了。」苦笑了一下,亞特斯看起來暫時是離不開氧氣瓶了。

「哼!」瑟薇娜扔然在不高興,但她還是協助亞特斯恢復體力。

「沒事啦,倒是你還是先好好休息吧、晚餐的事情讓我們處理。」布雷爾替在場所有受傷的寶可夢們噴了噴醫療噴霧,大家都恢復了精神:「沒事了瑪尼,不過看到你被這麼大群波波追真的嚇了好大一跳。」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布雷爾哥哥…」恢復精神的少年靦腆地搔搔頭微笑,在意識到其他未曾見過卻為自己療傷的陌生人在布雷爾身邊時眼底透露著疑惑。

「對了,布雷爾哥哥…剛才幫我的大姐姐還有他們是誰?」

「喔,這是米亞阿姨、是米斯克交響樂團的首席女高音。」布雷爾簡單的介紹了身邊的伙伴:「跟亞特斯.亞格蘭、他身體不太好,可是我們兩個一起開始了旅行,然後還有……」

「本小姐是瑟薇娜、瑟薇娜.埃文斯。」瑟薇娜環著手頗有架式的提高聲音,看起來還在忍受野生波波們的氣頭上:「要是我有帶著露娜,早就把那群臭波波都打跑了。」

「好了,現在不是沒事了嗎?」布雷爾無奈的笑著安撫瑟薇娜。

「其實現在這樣不也不錯嗎?稍微後退一步,可以避開對我們不利的局面呢。另外,晚餐也有好食材囉。」帶著微笑,米亞也開口安慰了下氣鼓鼓的瑟薇娜,順便把話頭帶走。

「你們好,我是瑪尼!瑟薇娜姐姐真是有女王的風範…呵呵…」向大家做完自我介紹瑪尼看著還在氣頭上的瑟薇娜,初次面對比姐姐還強勢的女孩不免覺得有些汗顏。

「不過米亞姐姐反應真的好快…沒多久就想到辦法了。」

「煮飯的話我可以幫忙。」雖然還拿著氧氣瓶,但已經不需要讓瑟薇娜協助了,亞特斯這麼回應著,他對自己的烹飪技術可是很有自信的。

「你好啊,瑪尼。」米亞微笑著和瑪尼點了點頭。確認了亞特斯已經稍顯恢復後,隨意的收拾起先前急忙應對戰鬥時從腰包裡掉出的東西:「其實也沒什麼,以前我出來旅行的時候有碰過類似的情況呢。而且,亞特斯的廚藝也確實不錯喔。」

「確實是這樣呢。」布雷爾笑了一下:「亞特斯跟米亞阿姨的料理都很好吃喔。」

遠處歸來的波波群每個都叼著不同顏色的樹果,只有最前頭帶領大家的波波腳下抓著不知道哪裡弄來的竹籃,裡頭的樹果堆得像座小山一樣高。 牠們將取回的食材放置在布雷爾一行人紮營用的野餐布上後降落,「嘎嘎!」提醒般的看著那堆樹果,波波群們眼裡滿溢著期待,那垂涎的目光直盯著他們幾乎要將他們刺穿。

「波波們回來的真快呢,那我們來動手吧。」米亞捲起袖子,又看向亞特斯觀察這位體弱的訓練家是否已經稍有恢復。 感覺到米亞的視線,亞特斯點了點頭並放下手中的氧氣瓶,「應該沒問題了,我想就做些簡單的烤樹果串吧?搭配的好的話,會很好吃喔。」一邊說話的同時亞特斯也捲起了袖子,甚至已經開始分堆樹果了。

在米亞與亞特斯忙著去處理樹果,而布雷爾和藍莓去湖邊幫忙打水的時候,瑟薇娜坐在瑪尼的旁邊瞇著眼睛看著他,看得對方有點壓力的時候她才開口:「我問你,你怎麼會認識布雷爾呢?」

「嗯…那個…之前在新棲市的甜點店外看到在舔玻璃窗的藍莓,所以就認識布雷爾了。」感覺有兩道利刃般的視線刺著瑪尼,讓他沒來由的有壓迫感說話也變得彆扭。

「這樣啊。」瑟薇娜甩了甩奶粉色的長髮,然後從極有壓迫感的問話變成讓人感到壓迫感的笑容:「聽好了,本小姐是布雷爾的未婚妻、你敢在我看不到的時候對布雷爾出手我就……」

「瑟薇娜妳幹嘛啊?」布雷爾跟藍莓剛好提著水桶回來,就看到瑟薇娜一個在嚇瑪尼:「別這樣、瑪尼是我的朋友,而且我說過了我們不是未婚夫妻。」

「怎麼不是,不是我的話難道瑪尼來當嗎?!」瑟薇娜一個忌妒爆棚,她氣鼓著臉看著瑪尼。

「也不是啦,就算要當瑪尼也當不成啊。」布雷爾放下水桶冷靜的安撫瑟薇娜:「因為瑪尼是男生啊。」

「……啊?」瑟薇娜呆愣了一下後認真的看了看瑪尼,後者換來了一個無奈的笑容,最後瑟薇娜如同下跪般的道歉:「哇啊啊啊,對不起瑪尼、是我誤會了!」瑟薇娜脹紅著臉,這時候她道歉的相當乾脆。

「呃…瑟薇娜姐姐,別這樣…我經常碰到這種事,也蠻習慣的。只是不知道原來你是布雷爾哥哥的未婚妻呀。」對頻頻道歉的瑟薇娜搖搖手,瑪尼面上也染上紅暈笑容靦腆的想讓對方冷靜下來。

「就說了我們不是……啊,這個味道好香。」布雷爾話說到一半就被亞特斯與米亞的料理吸引過去,瑟薇娜也趕緊把在商街買的寶可夢飼料給拿出來分成好幾碗準備分發給大家的夥伴。

亞特斯和米亞一起堆起了火堆烤樹果串,亞特斯手邊的盤子已經堆了一盤烤好的樹果,而他正在等待新的樹果串烤熟的空檔用樹果汁做沾醬,手法熟練的像個廚師似的。

「嘎!嘎!」撲鼻而來的烤樹果香味,讓一直待在旁邊等待的波波群們開始騷動,爭先恐後的在還沒沾樹果汁沾醬前就把亞特斯盤內的烤樹果一掃而空。

「嘿、留些給別人麻。」波波群在自己身邊擠成了一團,亞特斯不禁笑了出來,還好數過的量很夠,只是要烤要花上一些時間。

波波群們沒有回應亞特斯無奈的話語,只是虎視眈眈地盯著正在烤的樹果,目光凌厲。

米亞好笑的搖了搖頭,低頭和幫忙控制火勢的暖暖豬說了兩句悄悄話。

於是當波波們接近烤網連還沒烤好的樹果都忍不住想啄的時候,火苗就會適時的竄起,只見波波在火苗間蹦來蹦去的,像跳舞一樣。

「嘎啊!」在火苗間蹦來蹦去的波波群們,最後只能安份的在慘叫聲後閉嘴,乖乖待在旁邊流著饞食的口水瞪著快掉出來的圓眼等待。

「啊啊,肚子餓了、還沒有好啊?」瑟薇娜加入波波群盯著看烤樹果的行列,布雷爾則是相當有耐心的從背包拿出一般人難以理解的研究書起來邊看邊等。

「米亞姐姐、亞特斯哥哥…我肚子也餓了。」坐在瑟薇娜和布雷爾旁邊,瑪尼有些尷尬的撫著咕嚕叫著的肚子乾笑,在看到波波群轉頭襲來殺人般的眼神後又改口,「不過沒關係…我可以等牠們吃飽。」

「放心,一定夠大家吃的。」亞特斯露出淺淺的微笑,並把新烤好的樹果串分別放上兩個盤子,一盤給了已經飢腸轆轆瑪尼和瑟薇娜等人。

「波波們找來的食材還有很多呢,大家都先吃點吧。」叉起一顆熱呼呼的樹果遞給忙碌的亞特斯,米亞一隻手拿著烤樹果咬兩口,一邊把新的樹果又架上烤網。

布雷爾一邊吃著烤好的樹果一邊想著未來大概都是看著這樣的景象了,不知不覺就笑了起來,然後隨後問著瑪尼:「說起來,瑪尼怎麼會是一個人?」小鋸鱷藍莓在布雷爾問話的時候偷吃掉了布雷爾的烤樹果。

「這個…說來話長,總之可能以後都要跟你們一起旅行了。嗯…唔…而且,跟姐姐協議好分開旅行想起來難過才提早出發想散心。」邊嚼著烤樹果邊說,在吞下食物後放下叉子。

眸光一暗,瑪尼憶起那日和薩魯克商量時的場景,眼裡仍透著悲傷。

從小他們就一起長大,有什麼事雙胞胎也都像是有與生俱來的天賦般雙方都會猜到八九成,更因此幾乎沒有分開過……但他這次卻在甜點店外遇到布雷爾,提及旅伴一起旅行的事時,因為自己感興趣,也想遇到不同的人成為旅伴而毅然和姐姐提出分開。

「吵架了嗎?」瑟薇娜咬著一塊樹果,然後把自己的分給布雷爾以免再次被藍莓吃掉:「瑪尼也別想太多,吵架的時候總能和好的。」

「雖然我沒看過這兩個真的在吵架。」瑟薇娜壓低聲音指了指布雷爾和亞特斯。

「在談的時候一點也沒有吵架的跡象,從頭到尾姐姐都那樣笑著…可是直覺卻讓我心裡隱隱知道她的難過。」露出瞭然卻無奈的笑容瑪尼嘆了口氣,「不過,她不提,我也什麼都沒多說。有些事心裡清楚也許比說出口要好。」 那也算是一種默契吧。

薩魯克提起心裡難過也怕他為難,他怕薩魯克難過所以沒探究她真實的心情。 在他們對話途中,亞特斯又烤好了一大盤樹果,剩下的樹果也已經全上烤架了,「改快吃喔,不然又要沒有了。」

注意到瑪尼的表情有些尷尬和低落,亞特斯把其中一串以甜桃為主的樹果給了瑪尼,「心情不好嗎?吃點甜的吧。」他對瑪尼露出淺淺的微笑,剛才專注於爐火讓他幾乎沒怎麼注意到這邊的話題。

「哦…謝謝亞特斯哥哥,你說的對,吃甜的聽說能讓心情變好。」被亞特斯遞來的烤樹果引開注意,少年也報以對方微笑接過食物。

「瑟薇娜也多吃點吧!波波牠們看起來也該飽足了。」咬下一顆烤的香甜的甜桃,在吞下後還不忘招呼瑟薇娜,又意有所指的使了眼色,示意少女看看那群已經一個個挺著飽食大肚陣亡的波波們。

「大家都要吃飽喔!」把最後一批樹果從烤網上卸下,米亞確認每個人都吃的很滿足,點了點頭。

順便輕輕彈了一下鼓著肚子還想對別人樹果出手的暖暖豬。 一行人在歡談笑聲中邊吃著樹果邊暫時結束與野生波波激烈搶食的鬧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陽光中那裂縫裡的黑夜

A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