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共構有、PMP一企次世代沿用有

文:AHen、阿炎

======

還記得那是更小的時候的事情,好不容易適應了新的環境,比起孤兒院、這裡對他而言完全是個嶄新的世界,原本封閉的自我慢慢的對他人的關心而敞開。

「布雷爾,這是辛姆和亞特斯,來、打個招呼。」布萊茲推了推不曉得是內向還是害羞的小布雷爾,他和安德爾正在彩艷市的亞格蘭家拜訪。

經歷了舞台意外,布萊茲在養好身體後才離開羅莎鎮出來走走,同時也帶著與安德爾一起去孤兒院領養的孩子。

「……」布雷爾緊緊巴在布萊茲的褲管邊,似乎不太能適應陌生環境完全不說話。

「這孩子很怕生呢。」兩個孩子的母親辛希娜半蹲下來看緊靠著布萊茲的黑髮孩子,對他露出一個不用害怕的溫柔微笑,而辛姆同樣站在母親身邊,一臉想交新朋友似的躍躍欲試的表情。

 相較於外向的辛姆,孩子的父親奧姆手裡抱著一個身上裹著毯子的白髮孩子,同樣是怯怯的看著布雷爾的方向,手緊抓著奧姆的衣服。

 「亞特斯。」安德爾發出聲音喚走孩子的注意力,隨後便伸出雙手讓安德爾抱住,而安德爾在從奧姆手上接過亞特斯之後便在布雷爾身邊蹲下,「布雷爾和你一樣喜歡看書呢,也許你們可以一起看書什麼的,辛姆太好動了,我怕他玩過頭。」

 「教父!」紅髮孩子大聲抗議著。

「……」布雷爾似乎不怎麼願意離開布萊茲和安德爾,布萊茲也拿他沒有辦法。

「這樣吧,我們大家一起在客廳吃點心聊聊天、你們覺得如何呢?」布萊茲對辛希娜與奧姆兩夫妻有點不好意思,他沒有想到布雷爾這麼怕生、布萊茲的不良蛙瓦萊德已經蹲在客廳的點心盒旁邊:「我們有買點心過來。」

「好啊,我來泡茶吧。」和過往相比,成為兩個孩子的媽之後辛希娜穩重了不少,在其他人往客廳去的時候便往廚房走進泡茶去了,而安德爾先把亞特斯放在沙發上才坐下,布雷爾就坐在他和布萊茲中間。

 「最近生意沒受影響吧?奧姆。」

 「還好,風災雖然有點慘,但還過得去。」

 在他們對話的同時,辛姆已經自作主張的把點心拿出來,先拿了一個給自己的弟弟之後再拿一個遞給布雷爾,「給你!」

布雷爾看了看點心,然後仰頭看了看布萊茲。

「要跟辛姆說謝謝才可以拿。」布萊茲伸出仍然裹著繃帶的右手摸了摸布雷爾的小腦袋,並且溫和的微笑。

「……謝謝。」布雷爾說的很小聲,然後才伸手接住遞來的點心。

「不客氣!」辛姆露出大大的笑容,後才乖乖回到位子上坐好,同樣注意到的安德爾獎勵似的也摸了摸布雷爾的腦袋。

 辛希娜的茶也泡好了,她端著茶壺和杯子走出來,替每個人倒了杯茶,最後才坐在亞特斯另一邊,小口咬著點心的亞特斯不時咳嗽或是吸鼻子,讓辛希娜露出了擔憂的表情,並輕輕的替孩子抹去嘴邊的食物殘渣。

 「亞特斯這兩天又病了?」查覺到亞特斯的反應,安德爾關切的問著,而辛希娜點了點頭。

 「不是這兩天、好幾天了,現在情況和前幾天相比好多了。」視線停留在自己的小兒子身上,奧姆嘆了口氣,那是出於自己的無能為力,亞特斯天生免疫力就奇差,三天小病五天大病,做父母的卻只能看著孩子這樣受苦。

 「放心,你會好的,小寶貝。」孩子對大人的反應顯得有點自卑,讓辛希娜親吻了一下亞特斯的臉頰,「我們不說這個了,好嗎?」

 「嗯……」亞特斯發出了聲音,低著頭繼續吃他的點心。

布雷爾時不時的偷偷看著亞特斯和辛姆,他其實是很希望能夠和眼前的兩個孩子玩在一起的,然後才拉了拉安德爾讓安德爾彎下身聽他說悄悄話,表示自己想玩但是不敢說。

這時候門鈴響起,所有人又再度看著門口。

原本聽著布雷爾的悄悄話,安德爾當然知道他的兒子很內向,但辛姆個性太活潑,常常一玩就不懂分寸,他擔心會因此傷到布雷爾,至於亞特斯,他的內向程度不輸布雷爾,其實他能感受到亞特斯的視線同樣是看向布雷爾的。

門鈴聲吸引了大人們的注意,讓身為家長的奧姆起身往玄關去開門,辛姆也跟著去應門,亞特斯則在吃完了點心後同樣拉了母親的衣角,低聲說了些什麼後辛希娜便把他抱起,不過她並沒有馬上離開,「嘿、布雷爾,你爸爸跟我說你很喜歡看書呢,想不想跟亞特斯一起去看書呢?」

布雷爾用力點點頭便離開布萊茲與安德爾跟了上去。

門口出現的是埃文斯夫婦、接獲了布萊茲的訊息,他們帶著小女兒一起過來打擾。

自從海登烈爺爺去世以後埃文斯家與麥斯威爾家來往特別頻繁,也因此藉機認識了亞格蘭家、三個家庭偶爾閒暇的時候會聚在一起。

海蘭德.埃文斯是羅莎鎮有名的寶可夢演化論研究家,以及他的妻子赫菈碧.埃文斯同時也是寶可夢養生學的研究權威,而他們的獨女瑟薇娜.埃文斯則是擁有他們兩人相似的樣貌,在大人之間總是表現得像個小大人一樣。

「抱歉,奧姆、突然來打擾。」海蘭德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他帶著些不好意思的笑容:「我和赫菈碧今天都休假,想說帶瑟薇娜出來走走、但布萊茲說你們今天都在這裡。」

「希望沒有打擾到你們,我帶了幾本我們寫的最新出版書要過來送亞特斯的,那小傢伙還好嗎?」赫菈碧緊接著說,然後提了提手上的袋子。

「布雷爾呢?」抬頭仰著奧姆,瑟薇娜站在父母前面提高了聲音。

「應該在裡面吧,剛剛還在吃點心呢,快進來吧,門口不好說話。」對眼前的熟人露出微笑,奧姆招呼著三人進屋,「辛姆,把冰箱裡切好的樹果拿出來,請客人吃。」

 「好!」接獲工作,辛姆立刻奔回屋內,而奧姆則帶著他們來到客廳,但兩個孩子已經不在位置上了。

 「亞特斯跟布雷爾呢?」奧姆問著剛回來的辛希娜。

 「他們一起去書房看書了,兩個孩子都很愛看書呢。」替來訪的三人分別倒了茶,辛希娜坐回位置上,「謝謝你喔,辛姆。」

 「不客氣!」把水果放到桌上,辛姆笑著。

 「呵呵,笨蛋辛姆還是這麼有活力呢。」瑟薇娜坐在大人之間發言。

「瑟薇娜,不可以這麼沒有禮貌!」同樣身為一個母親,赫菈碧愣了一下後趕緊糾正自己的女兒。

「布萊茲,你最近怎麼樣了?」海蘭德已經習慣自己的女兒有這種突發發言,他喝了一口茶水後關心一下布萊茲:「最近才養好傷不久,別太辛苦吧?」

「已經好很多了,海蘭德。」布萊茲伸出僅剩包著繃帶的右手:「安德爾當時也陪了我很久,現在好多了。」

「我擔心死了。」安德爾當時可是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布萊茲,為此他還暫停了音樂家的工作好一陣子。

 「瑟薇娜,妳想找他們的話,走廊走過去左手邊第二間就是書房了。」看瑟薇娜踢著腳,辛希娜一貫的輕柔語氣對她說著,辛姆早在把樹果切盤放在桌上後就拿著足球往外跑了,他總是坐不住。

海蘭德在瑟薇娜跑去找其他孩子的時候才繼續開口:「雖然已經好很多了,但還是得多加注意休息、何況你們現在多了一個孩子。」

「布雷爾呢,他適應的還好吧?」赫菈碧問了一下兩人的小孩,她上次才遇到布雷爾怕生的狀況:「感覺比起一開始,已經進步了相當多呢。」

「雖然還是對陌生人有所顧忌,但他會告訴我們。」想到剛才布雷爾拉著自己的袖子跟自己說他的感受,安德爾也感受得出布雷爾的進步,「好很多了,他是個聰明的孩子,也很聽話,他只需要時間來適應孤兒院外的一切。」

「至於布萊茲,你們不用擔心,有我在,不論什麼事我都會守在他身邊的。」一邊說,安德爾把手覆上布萊茲沒有受傷的那隻手,露出一抹微笑。

即使安德爾這半輩子對他說了這千言萬語,布萊茲還是像個初戀的女孩一樣紅了臉頰。

就在大人們閒聊的同時,在另外一邊孩子房的門外瑟薇娜完全不用人帶就簡單找到兩個男孩所待的地方,她看到的時候兩人已經各佔一角看自己的書去了,過程沒有說話:「嘿、書呆子,我爸媽有出新版的書要給你,這可是還沒有上市的喔!」瑟薇娜發出聲音,對於自己的父母有一定程度的驕傲。

布雷爾在瑟薇娜發出聲音的同時嚇了一跳,手上的書就這麼掉到地上:「啊……對不起!」布雷爾小小的發出叫聲、因為書本是亞特斯的。

「沒關係……」亞特斯不是很在意,倒是注意力已經被瑟薇娜手上的書本吸引走了,即使他手上那本新書也還沒讀完,那是安德爾在前一周用郵寄的方式寄給他的,一本和遺跡相關的研究書籍。 瑟薇娜看了眼布雷爾正在看的書,同樣是寶可夢研究相關的書籍、但比較像是童書:「布雷爾喜歡看這個啊?」說完後主動坐到布雷爾的旁邊,這樣的動作讓布雷爾顯得相當緊張。

「呃……嗯。」布雷爾稍微縮緊了一下身體,打算和瑟薇娜保持距離、但這其實只是害羞的表現而已。

「你們兩個這樣整天待在書房裡好無聊啊,欸、我們偷偷出去玩吧?」瑟薇娜已經習慣了布雷爾的內向,女孩無聊的用手指捲了捲自己的奶粉色長髮:「找笨蛋辛姆一起吧,順便。」

「不要……」小聲回應的同時亞特斯拉緊了身上的薄毯,除了外出看醫生跟偶爾去父親經營的樹果園看看以外亞特斯從來沒有自己出門過,對長年臥病在床的他來說外面的世界是相當陌生的,可以感覺得出他有些懼怕。

「亞特斯就是因為這樣子才身體不好的啦,我媽媽說長期把自己關在房間可是會生病的。」瑟薇娜手插著腰大聲回應,這讓布雷爾還有亞特斯不經把自己的耳朵也給摀起:「亞特斯也不想到長大都還關在房間吧?」

布雷爾看了看亞特斯,即使沒有說話但眼神無法避免的確認同瑟薇娜說的話。

「可是我沒有自己出去過……」亞特斯顯得糾結,他的眼神飄移不敢看向瑟薇娜,「爸爸和媽媽說外面很危險,哥哥也老是受傷回家……」

「安啦,有本小姐在怕甚麼!」瑟薇娜仗著自己總是和爸爸研究所中的寶可夢以及媽媽的寶可夢朝夕相處的經驗擔保:「還是說你們是膽小鬼呢?」

「我、我不是……」布雷爾反駁的很小聲,不過他站了起來準備好跟著瑟薇娜偷溜出去了。 眼看兩個人都準備出發了,亞特斯在那邊糾結了好一陣子,最後還是放開了身上裹著的毯子跟著站起來,不過手裡還是抱著剛剛那本沒看完的書,「被大人發現前要回來喔……」

 殊不知擁有異常聽力的安德爾早就聽到了這一切,但他卻沒打算阻止三個孩子外出探險的打算,畢竟瑟薇娜說的對,總該讓亞特斯出門走走,同時他也認為這三個孩子沒辦法跑離自己能聽到的範圍。

瑟薇娜帶著布雷爾和亞特斯從房子的後門偷溜出去,正巧碰到無聊踢著球的辛姆:「笨蛋辛姆,我們要去探險、去不去?」

「哇、瑟薇娜居然也把弟弟拐出門啦!」看見難得外出的亞特斯,辛姆笑了幾聲後把足球抱在手上並插著腰,「好啊!我們去附近的森林吧!有很多寶可夢喔!」

「真的很多嗎?」布雷爾細細的發出聲音,他其實很喜歡寶可夢的,表情上掩蓋不了小小的興奮感。

「那就走吧。」即使不知道方位,瑟薇娜還是搶在前面先走。

「走錯啦。」依然笑著,辛姆牽著亞特斯的手帶著他們走入森林,他很熟悉森林的路徑,他們遇見了一處小斷崖,「小心點跳,我會接住你們。」一邊說,辛姆放開了手並先跳下崖,接著就在下方等著。

瑟薇娜也沒有猶豫的往下跳,只是在辛姆接住她的時候、她掙扎了一下:「讓我下去,我可沒有脆弱到要讓笨蛋辛姆保護。」瑟薇娜被放下去以後拍了拍衣服。

接著換布雷爾他順著邊緣慢慢滑了下去,然後跟著大家在底下看亞特斯。 亞特斯一整個猶豫不決,耗了快十分鐘他才終於下定決心往下跳,當然也被辛姆輕易接住了,「好可怕……」雖然亞特斯這麼說,但沒露出很害怕的神色。

「安啦,哥哥會保護你!」辛姆放下亞特斯後拍拍胸口,然後繼續帶路,最後他們來到一處小湖泊,湖面平靜的閃爍陽光,四周有許多寶可夢在喝水,其中幾個看見辛姆後還主動貼了過來,看樣子他是這裡的常客。

布雷爾幾乎雙眼帶著閃光與驚訝看著這個景象,活像是沒有看過寶可夢一樣,瑟薇娜也很快的跟湖邊的寶可夢打成一片,甚至有一隻尾立主動靠近布雷爾討摸。

一開始布雷爾有點猶豫,但他還是伸手過去撫摸了一下、柔軟的毛皮觸感瞬間充滿了他的手掌:「好溫暖……」

「對了,這裡有我們四個、來玩躲貓貓吧?」瑟薇娜突然提議:「不可以超過森林距離太遠喔,那樣犯規!」

「一、一定要嗎?」亞特斯有點害怕,要分散行動什麼的讓他感到不安,他緊緊靠著辛姆。

「安啦,不管如何哥哥最後都會找到你的。」拍了拍亞特斯的頭,辛姆笑了笑,「來吧,我當鬼?」

「不准偷看喔!」瑟薇娜說完就拉著布雷爾跑了,當然也沒等亞特斯一起去躲起來。 他們到了一處草叢,可是這草叢太小了只容得下瑟薇娜,布雷爾只好站起身往其他處草叢躲去,大概遠離瑟薇娜有一段距離後布雷爾才找到想要躲藏的地方,此時突然不遠處一陣晃動,以及一雙危險的目光盯著布雷爾看。

緩緩從樹叢走出來一隻大得嚇人的尼多王,他像是宣示地盤的吼叫一聲、身上的傷痕顯示出牠非常擅長打鬥,牠大概以為布雷爾是入侵者而充滿警戒、身後跟著一只尼多后以及牠們的孩子。

「咿……!」布雷爾嚇得直抖身體,直覺性的警告他要他快點跑、於是他馬上拔腿往湖跑,沒想到尼多王看到他跑也追了上來。

「呀!布雷爾、快逃!」瑟薇娜透過草叢看到了這一幕,不經發出了尖叫、自己也嚇得眼淚流了出來:「布雷爾!」

眼見尼多王快要追上自己了被逼到湖邊絕境的布雷爾只好縱身一跳、他掙扎的浮出水面可是無奈不會游泳所以嗆了好幾口水、腳踩不到地他自己也慌了,基於害怕與溺水之下他只能想著爸爸們,最後沒有力氣掙扎沉了下去:「…爸…!唔啊…哈啊……!」

*     *  *

在亞格蘭家的布萊茲話說到一半突然覺得不太對勁,連原本性格散散的瓦萊德也站了起來看了一個方向,表情十分嚴肅:「安德爾,我覺得怪怪的、很不安。」

布萊茲這句話讓安德爾頓了一下,他半瞇起眼睛,那是他專注聆聽時特有的動作,下一秒他像是聽到了什麼似的立刻站起,「布雷爾!」脫口喊出了兒子的名字,接下來的動作就是立刻奔出屋子,直接跨上在外頭休息的大芽吹鹿強音的背,並讓隨後跟上的布萊茲一同騎上鹿背。

「你們騎快板!」只對其他人扔下一句話,安德爾駕著強音直直往森林奔去,速度比過去都快,強音似乎也感覺到小主人遭遇危險了。  

另一方面,發現情況不對的辛姆立刻把根本沒好好躲的亞特斯和尖叫哭泣的瑟薇娜護在背後,面對沉下去的布雷爾,他根本無從幫起,因為尼多王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到他們身上了。

 布雷爾的消失在水面的下一秒,安德爾騎著路狂奔而來,還來不及慢下速度就直接跳下鹿背,藉由當下的作用力直接往湖水裡跳入,水面平靜了一兩秒才終於看見安德爾把失去意識的布雷爾拉上水面,在強音慢下來後得以下來的布萊茲慌張的從安德爾手中接過布雷爾。

 「強音、陽光烈焰!」尼多王步步逼近剩下的三個孩子,安德爾一聲大喝,強力立刻對尼多王發動攻擊,安德爾趁機衝過去一手抱起瑟薇娜另一手抱起亞特斯,離開尼多王的攻擊範圍回到布萊茲身邊,讓強音去牽制尼多王。

 布萊茲手中的黑髮孩子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安德爾放下手中兩個孩子之後再度從他手中抱過了布雷爾,從背後把他抱了起來並壓迫他的胸口,讓他把進入肺部的水吐出來,「布雷爾、醒醒!布雷爾!」旁邊看著的布萊茲急的都要哭了。

「咳、咳咳!!!」布雷爾吐了好幾口水出來後才得以呼吸,臉色相當慘白、這讓布萊茲心疼的掉下眼淚,然後布雷爾慢慢睜開與安德爾幾乎同樣顏色的眼睛:「爸、爸爸……?」

布萊茲沒有說話,只是緊緊抱住濕漉漉的小男孩、他不敢想像自己要是失去眼前的孩子會怎麼樣。

「沒事吧?!」海蘭德跟著辛希娜與奧姆,到達後跑過來大喊。

「瑟薇娜!妳這孩子……」赫菈碧也跑了過來,並且帶著相當擔心的表情斥責瑟薇娜:「小姐,妳最好給我解釋清楚發生了甚麼事情,甚麼時候偷溜到外面來的!?」

「嗚、媽媽……」瑟薇娜已經泣不成聲沒有辦法好好說話,這次偷溜出來的點子是她出的,而且要不是沒有玩躲貓貓布雷爾也不會溺水、小女孩只能坐在草地上啜泣:「我……」

「是我提議大家偷溜出來玩的……」布雷爾在布萊茲懷裡搶先發出小小的聲音,這讓大家都安靜了一陣子,就連瑟薇娜也露出遲疑的表情看著慢慢恢復意識的布雷爾:「我、我們只是出來玩,然後那個尼多王、我太靠近牠的巢穴驚動到牠的家人……」

「噓、好了布雷爾。」布萊茲輕聲的回應。

「我很抱歉,爸爸……」水珠在布雷爾的眼眶打轉。 這段對話沒有過多久,尼多王就憤怒的撞開了強音、強烈對於巢穴與妻兒的保護慾望使牠想繼續戰鬥,牠怒吼了一聲巨響、震的安德爾也有些不舒服,這時不良蛙瓦萊德像是很久沒有遇到對手一樣的蹲在尼多王面前,橘橙橙的臉頰一股一股的收縮,不爽的"嘖"了一聲,最後開始與尼多王以劈瓦來纏鬥。

安德爾沒有說話,只是同樣心疼著布雷爾,把他連同布萊茲一起抱住,沒多久就聽到強音被擊退的聲音,他皺起眉頭,鬆開了手站起身,從腰側拿下了唯一一顆寶貝球拋了出去,優雅的魅力貓米絲爾從球中躍出。

「敢追我兒子還叫那麼大聲,我還不修理你?」安德爾滿是不越,米絲爾一個突襲狠抓了尼多王一爪,最後優雅落地,就在瓦萊德身邊。

「安德爾,這樣就夠了!」海蘭德大聲喝止,連瓦萊德也停下動作看著他,海蘭德好歹也是個研究員,他指了指遠處查看的尼多后以及還很幼小的尼多蘭跟尼多朗:「我們先帶孩子們離開這裡,動作小一點。」

布萊茲抱起布雷爾慢慢站起來並且退開,尼多王雖然凶狠、但主要還是想驅逐入侵他巢穴範圍的人類。

安德爾雖然面露不悅,但在海蘭德的動作下也看見了尼多后,他用幾個手勢對自己的寶可夢下指示,米絲爾和強音便慢慢的退後,「你們先走,姊姊跟奧姆的聲音在後面,帶孩子跟他們會合。」

在海蘭德與赫菈碧的協助下已經慢慢先把辛姆、亞特斯,還有他們的女兒瑟薇娜先帶離開危險範圍,在布萊茲與安德爾退開的同時瓦萊德也沒開玩笑的護在旁邊、直倒退離開尼多王的範圍。

而尼多王也用力噴氣了一下後帶著妻兒回去巢穴。

他們一回到森林中就看到急忙奔跑而來的辛希娜和奧姆,辛希娜幾乎是看到亞特斯的瞬間就立刻把他抱起緊緊護在懷中,「沒事吧?」這句話不只問她那脆弱的小兒子,也問著其他人。

 「哥哥有保護我,沒事。」說著剛剛的情況,即使面對比自己更高大的尼多王,辛姆的第一個動作就是保護亞特斯和瑟薇娜。

「大家先回亞格蘭家吧,布雷爾嗆到水先讓我看看他的狀況。」赫菈碧某種程度上也有些醫療體系的專業,海蘭德也脫下外套給布雷爾蓋上。

「來吧,往這裡走。」奧姆在前面帶路,很快的他們就回到了住所,辛希娜抱著亞特斯並領著抱著布雷爾的布萊茲到房間去,一面安置亞特斯的同時也讓赫菈碧檢查布雷爾的情況。

 讓亞特斯服用了定期的藥,辛希娜才把注意力放在正被檢查的布雷爾身上,「他沒事吧?」

「看起來是沒有大礙了,但安德爾和布萊茲還是得帶他去醫院檢查。」赫菈碧停下了簡單的診療這麼說著:「讓一些水繼續留在肺裡對身體不好的。」

「不然我請亞特斯的主治醫師來一趟吧,孩子們受到了這樣的驚嚇,還是讓他們在熟悉的地方待著休息比較好。」辛希娜這麼決定後便撥打了電話,很快的就講定了這件事,醫生大概三十分鐘就會來訪。

「小布雷爾現在覺得怎麼樣呢?」辛希娜放下電話後,她朝布雷爾靠去,溫柔地問著,畢竟自身情況如何還是當事人最清楚。

布雷爾一時沒有回應,他一直盯著亞特斯吃藥的水杯,直到布萊茲摸上他的額頭才回神,布萊茲輕輕的安撫:「沒事的,爸爸都在這裡。」 安德爾在外面安頓好了被撞傷的強音才進來,循著聲音來到房間,雖然心中仍然憤怒,但看到布雷爾的樣子,心疼的情緒立刻淹過了臉上的怒容,他接過了辛希娜遞過來的毛巾,仔細的替布雷爾擦乾身體。

 過沒多久醫生就來了,檢查過後是沒有問題的,在協助催吐之後也把殘餘的水了吐出來,並分別開了少量的鎮靜劑來穩定受到驚嚇的布雷爾和瑟薇娜,而亞特斯則另外檢查身體狀況,可以確定這三個孩子經歷了這場意外後都很平安。

從那次之後,瑟薇娜從來沒有忘記過布雷爾替她擋下罪過的事情、即使布雷爾本人從此怕水也沒有介意,這樣瑟薇娜對於布雷爾在心中湧出一段小小的感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陽光中那裂縫裡的黑夜

A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