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共構有、原創角色、性愛描寫有請斟酌

文:AHen、阿哭

 上一章節

======

賽德里克被萊亞載了回家後,不斷被對方附屬要好好休息,只見眼前的幻覺還是一路跟著自己回到家中,而眼前的同事卻渾然不知,像是被鬼魂纏上似的,賽德里克不敢多想,將人打發走以後一個人默默的坐在客廳喝悶酒,然後瞪著那奇怪的生物。

來到新的陌生環境好奇地四處看,似乎這裡就是自己的新娘居住的地方,似乎不太能抵禦外敵呢。

回頭再看看一直在喝酒的賽德里克,伯里斯不太喜歡酒所以沒試過喝很多,看著一杯一杯倒進肚子的妻子臉愈來愈紅,有點好奇的湊上前看。

「……你看甚麼看。」被折騰了一天的賽德里克,仗著酒氣,看著眼前的元兇自然脾氣好不到哪裡去,口氣隨著氣氛也漸漸沉重了起來。

「你終於肯和我說話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把自己當成不存在的賽德里克,突然和自己說話,尾巴小小的晃動了一下,內心有點高興,完全沒感覺到對方的脾氣和心情都不好,繼續保持近距離。

「反正我都發瘋了有甚麼不好說話?」見對方回應後,心情更不好的賽德里克、音量也跟著大聲了起來,然後搖晃起身往一旁的酒櫃再開一瓶陳年葡萄酒,連杯子都省了直接拿起來喝。

看賽德里克又拿起一支酒喝,自己也拿起對方剛剛還在用的杯子,喝起剩餘的那一點點酒,可是那味道果然也是不太能接受,放下杯子,伯里斯繼續看著一個勁在喝的賽德。

賽德里克看著眼前的大幻覺,就是因為太過真實了,想讓他試試把自己灌醉,然後明早又是像平常一樣的獨居生活,心裡雖希望如此,但沒試過總得一試,於是在越喝越多的同時,眼神也漸漸迷離、步伐也不穩定,最後就癱在沙發上滿身酒氣的呼呼大睡起來。

研究著酒櫃的伯里斯聽到重物跌下的聲音,這才發現自己的妻子已經倒在軟身的長椅上,悄悄的靠上前觀看,雖然在賽德里克清醒時己仔細看過好多次他的臉,可是合上眼睡覺的賽德里克沒了瞪著人的那種氣勢,伯里斯感覺發現伴侶意外的一面,伸出包住過長衣袖的手去摸了摸他的臉頰。

閉著雙眼,發出沉沉的呼吸聲,似乎完全已經進入深層睡眠的狀態,賽德里克完全沒有被人觸碰過後該有的反抗,他睡死了。

手指滑過賽德的嘴唇,一個念頭,伯里斯把臉貼上去,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賽德里克的嘴唇,原本討厭的酒味突然感覺變得美味,伯里斯試著用舌頭撬開他的嘴唇,想嘗清楚那種味道。

由於沒有反抗意志、唇很容易就被對方打開,似乎因空氣被剝奪而微微皺眉,恍惚中感覺到有異物深入口中,感覺有點生疏但是舒服的。

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後伯里斯爬起來舔了舔嘴唇,看著沒有意識的人,雙手捧住對方的臉,額貼額的開口詢問:「賽德里克,你可以為我們家族增添後代嗎?」

「嗯——……」賽德里克因對方的詢問、昏沉的大腦產生反應後回應發出聲音,皺了皺眉似乎睡的不太舒服,又或許是抗議聲,最後再度深陷一片寂靜的呼吸。

把賽德里克的反應視為同意,繼續舔吻著對方的嘴唇,雙手開始嘗試解開賽德的衣服,但似乎第三界的衣物和伯里斯認知的有差別,稍微令伯里斯束手無策。

伯里斯停下動作觀察了一陣子,終於尋找到突破口,他拉開賽德里克的領口,用力一扯,原本整齊釘好的鈕釦隨著利落的聲音掉到地上。

賽德里克沒有半點知覺,就這麼將胸膛與腹部展露在伯里斯的面前,隨著呼吸而有起伏,似乎因烈酒的關係皮膚摸起來有些微熱,將腦袋為傾到另一邊,露出了頸子。

伯里斯把頭埋到賽德里克的頸窩,聞到那種人造費洛蒙和賽德里克本身的氣味混和的味道,然後伸出舌尖在喉結從下而上的舔上去,一方面伯里斯沒溫度一樣的手從賽德里克的臉頰順著摸,由頸、胸膛,緩緩伸到腹部,繼而向下。

「……唔嗯——」迷迷糊糊的感到自己的分身開始被玩弄,呼吸聲敏顯了起來,賽德里克意識模糊的抓著沙發,似乎大腦想將身體給喚醒、但又被沉沉酒意給壓下,眼皮沉重的打不開,只能任人擺布。

看賽德里克沒表示不願意,伯里斯行動繼續維持,對繁衍的事沒任何經驗的伯里只是一步步試探這位新婚妻子能接受的程度到哪裡,不知道對方是喜歡還是在忍耐,戰戰兢兢的開始把賽德里克的長褲拉下來,仍然小心注意著對方的反應。

賽德里克的身體灼熱起來,他緊皺著雙眼,臉上染起一陣微紅,伯里斯的手指向下玩弄分身的同時,前端緩緩流一出些許體液,顫抖著,身體反射性的微弓起腰部,雙手下意識的像是要緊抱著甚麼,即使本人沒有知覺意識。

磨擦著賽德里克分身的手動作沒停下來,反而加快了速度,伯里留意到賽德的動作,把他的手勾到自己頸後。

至近的距離,感受到賽德里克急速的呼吸中散發的酒氣,本能的對上對方的嘴,品嚐那獨特的味道。

「哈啊……唔嗯——」再度交換著彼此的氣息,賽德里克緊緊抱著伯里斯,意識模模糊糊的睜開了些紅色的眼,但很快的沉沉閉上,似乎認為正在夢境,在極度疲累與快感之間交雜在一塊,再也忍不住的身軀奮力一弓,瞬間解放所有白濁色的體液在伯里斯手中,然後癱軟回去,喘著氣的呼吸。

看了看似乎十分疲憊的賽德里克,又看看手上屬於他的體液,嘗試性的放進嘴裡,不會形容的味道,但無言的把手上的液體舔乾淨了。

對人類仍未完全理解的伯里斯開始摸索著賽德里克的身體,手指摸到了人類並非用於性交的洞口,輕力的按壓時,身下的人扭動了一下身體,於是伯里斯繼而試著把手指伸進去。

伯里斯的指尖正在自己的後庭游移,賽德里克反射性的想闔起雙腳,身體對於被這樣觸碰的反應感到陌生,在身體抽動的同時伯里斯的手指順勢潛入了體內,前端的肉壁緊緊的含住手指,這樣的刺激令剛剛才發洩過的分身、緩緩的變的硬挺起來。

伯里斯把手指抽回出來,感覺進入比想像中困難,側頭想了一下,又看了看賽德里克剩下的酒。

伯里斯手指沾了點酒,濕潤了穴中,試著增加進入的手指的數目、另一手磨擦賽德的分身,但食指限制住對方抵住了前端。

輕微的疼痛感,在自己的股間傳來,這讓賽德里克緊閉的雙眼皺起眉頭,體內濕潤的觸感與分身被限制的動作讓身體一陣陣酥麻,不過是對方這樣生澀的挑逗就讓賽德里克開始不由自主的掙扎,似乎反應下想推開伯里斯,但雙手卻依然無力,只能反射性的再度抓住某樣東西。

從賽德里克的反應感覺舒緩的動作做得差不多,伯里把手指抽回出來,解下褲子,然後抬起賽德里克的腰,把自己早已變硬的分身緩緩抵進對方體內,空出的手緊緊抓住賽德的手,十指緊扣。

「痛……啊呃——」感受到某硬物挺進,賽德里克在恍惚中緊緊抱著伯里斯,下身被一定的頻率碰撞著,喘著熱洌的氣息,這輩子幾乎沒有過這樣陌生的感覺,不得不承認這詭異的快感已經慢慢轉變為舒服,酒意逐漸消退,賽德里克微微睜開眼睛,模糊視線的同時他盡力掩蓋呻吟,同時不予至信的看著眼前的那人壓在自己身上,他抗議:「你、你在做甚麼……住手——啊。」

俯身額頭碰上妻子的額頭:「做著夫婦應該做的事……?」

看著一下抱住自己、一下又在拒絕的賽德里克,腦袋中就自己理解成是人類所謂的情趣,所以身下的動作沒有停下來,同時握住對方分身的手加快了摩擦的速度:「這樣……舒服嗎?」似乎想確認自己的知識是否正確的問。

「啊呃……我、絕對不會輸的、——快給我住手。」賽德里克幾乎被刺激到空白的腦袋開始抗拒,即使無力、但下身的後庭因抗拒動作而收緊,他緊皺眉頭閉上眼,完全不想承認自己竟然被一個男人弄的高潮,寧願選擇自己在作春夢。

「嗯……」因分身感受的壓迫而令伯里斯不自覺的加快了抽送的速度,莫明的快感充斥腦海,完全無暇去分析賽德里克說的話,腦容量仿佛到達極限,結果伯里斯就在賽德里克體內解放了、綠色的尾巴擺了擺似乎在表達心中的滿足感。

弓起身,接收一股熱流充斥自己的體內,賽德里克脹紅著臉躺回自己的枕頭上,手臂放置在視線前,身體疲累的喘息,腦內不斷的運轉重複"這是夢"的催眠,然後再度閉上眼睛,心想,要是明早這傢伙還在,他就要痛扁這個幻覺渾蛋。

戳了一下閉上眼睛的賽德里克,沒有反應,估計是進入睡眠回復體力、側起腦袋思考了一下,然後抱起賽德進浴宝清潔身體,同時伯里斯心裡期待著賽德會為他誕下怎樣的孩子。

, , ,
創作者介紹

陽光中那裂縫裡的黑夜

A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