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情共構有、PMP一企次世代沿用有

文:AHen、阿炎

======

這天是個好天氣,非常的適合外出。

安德爾一早就趁著外出表演前的空檔,騎著芽吹鹿強音一路從羅莎鎮奔往彩焰市,帶上他其中一個教子亞特斯,今天是他和兒子布雷爾成為訓練師的日子。

騎上了那隻熟悉的大鹿,亞特斯抓緊了安德爾的燕尾服側腰,他很清楚安德爾親手養育的強音最高時速有多麼快,果然在他準備就緒後強音便立刻踏蹄狂奔,開車需要幾兩三個小時的路程,藉由強音的速度在短短的一小時內就抵達了位於羅莎鎮的麥斯威爾宅邸。

「布雷爾在裡面等你,你們兩個準備好了再出來找我。」在亞特斯下了鹿之後安德爾說,而亞特斯點點頭,看著安德爾騎著鹿往森林而去才轉身走入他熟悉的建築物內部。

「布雷爾?」敲了敲沒有關上的門,亞特斯在布雷爾的房間門口發出聲音。

「诶?亞特斯。」另一個男性的聲音從房間的走廊另一頭傳出,那是布雷爾的另外一位爸爸布萊茲,他正提著屬於孩子的梗鬼背包走過來,似乎背包的內容物都是他在打理:「安德爾帶你過來的嗎?對了、布雷爾在後花園、跟朋友道別。」撥了一下微捲的黑色劉海他說。

「知道了。」對布萊茲露出微笑,亞特斯表示了解,然後像是想到什麼事情似的:「對了,布萊茲叔叔以前也是訓練家吧,當訓練家要注意什麼呢?」畢竟這樣長途旅行對亞特斯來說可是第一次,雖然路上有布雷爾陪伴,但對個孩子來說仍然是新奇的經驗。

「這個啊……哼哼、用說的也說不準呢,畢竟得經歷過才有學習、旅途中少不了喜樂跟悲傷,但總有幾個人或是寶可夢能夠與你走到最後的。」布萊茲帶亞特斯到宅邸的客廳,奈哲爾坐在沙發上看書,即使頭髮白了也少不了特有的壓迫氣息。

他看了眼亞特斯然後把桌上的甜點盒子推過去讓布萊茲拿給孩子吃:「這是我住在七華市的朋友做的,很好吃、要拿到也花了不少功夫。」盒子上印著狩獵鳳蝶效應的印花。

「奈哲爾爺爺。」基於禮貌,亞特斯先向奈哲爾打了招呼才坐上沙發並接過點心:「啊、這個好好吃。」對於這盒點心他有印象,他的父親奧姆有時候也會帶回來給他吃,一邊吃著點心他一邊等待布雷爾。

「說到寶可夢,教父的芽吹鹿強音是他以前收服的嗎?」雖然記得安德爾身邊的寶可夢數量不少,但亞特斯印象最深刻的還是那隻雄壯的大芽吹鹿,健壯高大的體格也不知道安德爾是怎麼養出來的。

「是啊。」在布萊茲回應的時候一隻不良蛙不知何時蹲伏在亞特斯坐的位置旁邊一股一縮著他那橘橙橙的臉頰:「瓦萊德也是喔。」他微笑看著名為瓦萊德的不良蛙。

不久後、布雷爾從後門走了進來身後跟著比他高大的毒骷蛙,布雷爾一看到亞特斯、再看著他正在吃甜點後大喊:「啊、我的泡芙沒有被瓦萊德吃掉吧?!」

「再慢一點就會了。」布萊茲先把布雷爾的泡芙拿走,以免發生食物大戰:「跟大家打過招呼了嗎?」

「都道別過了。」布雷爾坐在亞特斯旁邊接過泡芙後開始享用:「爸爸、我真的不能帶著安格一起去嗎?我發誓我會好好照顧他的!」他指著霸佔一處沙發的毒骷蛙。

「哼哼、不行,從零開始也是一種學習、再說,成為一位訓練家不是重新開始就沒有意義了。」布萊茲摸了摸黑色的小腦袋:「你看、亞特斯也是誰也沒有帶啊。」

「教父也說了一樣的話,所以小小波現在在教父那裏。」舔了手指上沾到的卡士達內餡,的確沒看見在亞特斯身邊的小波克比:「不過他說等到我們旅行一段時間了,他會把小小波送來給我,也許安格也是?」

「我也可以嗎、拜託!」布雷爾馬上放棄手上的泡芙,用著非常求情的可憐眼神看著布萊茲。

布萊茲完全抵不過這樣的眼神只好暫時答應,過了一段有說有笑的聊天時間、奈哲爾才看看牆上的時鐘:「差不多了,送孩子們出去吧。」

布萊茲點點頭、布雷爾過去抱了一下奈哲爾道別,安格雖然還賴在沙發上但從神情上觀察還是有種寂寞感,布萊茲帶布雷爾跟亞特斯到門口找安德爾,他蹲下把包包交給布雷爾,並且摸著兩人的頭說:「從今天開始你們兩個就要互相照顧了,要好好加油。」

「好。」點點頭,亞特斯的綠色雙瞳滿是興奮,他轉頭看向身邊的布雷爾:「多多指教喔,布雷爾。」雖然自幼就是一同看書的好朋友,但他還是對布雷爾這麼說了。

「啊、也請多指教。」布雷爾眨了眨藍色的眼睛笑了。

至於安德爾,在布萊茲呼喚了他的名字之後就騎著鹿從森林裡回來了,他靈敏的聽力是絕對不會忽視布萊茲的聲音。

「孩子們就拜託你了、安德爾。」布萊茲幫助兩個孩子爬上芽吹鹿,他對著安德爾說、但眼神仍然留在布雷爾身上,那是一種擔憂的神情,畢竟布雷爾從來沒有離自己這麼遠過。

當然布雷爾也注意到了這點,他抱住了布萊茲然後輕輕的說:「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爸爸們想我的時候可以通話啊、而且我有兩個最厲害的魔術師跟最厲害的指揮家爸爸,說不定變個魔術我很快的就回家了呢。」

「……哈哈,說的也是。」吸吸鼻子、布萊茲站起身,最後幫助布雷爾騎上芽吹鹿強音。

最後布萊茲做出了以往他在舞台上的動作,從衣袖內拉出了一條足以遮掩視線的布簾,他把它放在三人的視線前:「幫我一個忙,在腦中想著新棲研究所、對,一直想著。」

「接著倒數後就起跑囉,三。」布萊茲一面倒數,名為梅薇思的沙奈朵在布萊茲周圍走動。

「二。」聲音開始響起了回聲。

強音在布萊茲語落後踏蹄起跑衝過了布簾,布雷爾閉著眼睛、只覺得皮膚像是被涼風吹過的觸感,僅僅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他重新睜開雙眼,看見的是與家鄉完全不同的森林不知何時他們已經到達新棲市的郊外了。

樹林間飛著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寶可夢群體在穿梭、大概是生態與家鄉有差別,布雷爾拉著安德爾的衣服興奮指著:「爸爸、你看那個!」

「看到了。」曾為訓練師的安德爾對於這些不曾見過的寶可夢也有極大的興趣,孩子興奮的揪著自己的衣服讓他忍不住輕笑:「成為訓練師之後,會有更多和他們接觸的機會,你們要和他們做好朋友喔,好嗎?」

「嗯!」同樣興奮的看著四周的寶可夢,亞特斯的表情就是一副看見新奇事物的模樣,安德爾放慢了強音的速度,一邊讓孩子們熟悉環境一邊往新棲研究所而去。

「再往前繼續走就是新棲研究所了吧?」布雷爾從強音身上下來打算自己用走的:「接下來我們可以自己來了、爸爸。」他露出大大的笑。

點了頭,安德爾也跟著兩個孩子下了鹿,他蹲了下來,雙手分別搭在兩個孩子肩上:「接下來的日子你們要互相幫助,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可以拋下對方,如果真的有需要,打給我、打給布萊茲,打給姊姊或姊夫也行,只要你們一通電話,我們會為了你們而趕來。」

「答應我們這些長輩,好好照顧自己,我們希望你們這趟旅行是安全的,不要隨意讓自己身陷險境。」雖然沒有太多表情,但天藍色的雙瞳滿是對孩子的關切,安德爾認真的囑咐著:「答應我。」

「放心吧爸爸、我和亞特斯會互相照顧的。」布雷爾捶捶胸部保證:「我的腳程很快、有危險我會趕快帶亞特斯逃跑的、旅行前我還讀了很多野外求生的書喔。」

「對啊,而且我也很會躲,沒問題的教父。」亞特斯跟著附和的點點頭,論看的書他看的絕對不比布雷爾少。

「看書跟實際經驗是不一樣的。」安德爾忍不住笑了,他站起身,從燕尾服外套的內袋裡拿出兩支通訊器:「這個是最新的,當作是我給你們的旅行禮物,好好玩啊,小書蟲們。」

「哇啊、藍色的!」布雷爾把藍色的通訊器拿在手上,馬上就打開來把玩裡面的設計:「大家的聯絡方式都登記在裡面了呢。」

「我的也是耶。」亞特斯的通訊器則是草綠色,設計上和布雷爾的一模一樣,他的通訊錄同樣也有大家的電話,包括身邊的布雷爾:「謝謝教父!」

「不會,好了,去吧孩子們。」摸了摸他們的小腦袋,安德爾再次跨上鹿背:「旅途愉快。」

等到了安德爾離去後布雷爾才散出難掩的興奮,他雙眼發著星光並且握緊拳頭:「好期待喔、我的第一個夥伴會是誰呢,是會進化成帥氣噴火龍的小火龍嗎、還是最後像忍者一樣的呱呱泡蛙呢?」

「亞特斯呢、會期待甚麼樣的夥伴?」布雷爾面部散發著星光面對亞特斯。

「我想要波家曼或是木守宮!」雙手一樣握著拳頭,亞特斯的雙眼同樣亮出了小星星:「好可愛、進化了也好帥喔!」

「看書裡面的圖鑑真的超帥的,不過據說很大隻呢。」布雷爾想像了一下兩種寶可夢最終進化的樣子,之後便注意到了路上有許多貌似同樣也是訓練家的人正往同個方向前進:「好多人!」

「啊、前面的房子旁邊有牌子呢,好像就是新棲研究所了。」亞特斯指著前方的建築物,人群正往那邊聚集著。

看見大家開始排成隊伍,布雷爾趕緊拉著亞特斯加入隊伍、並且由衷希望自己能夠領到第一隻寶可夢:「好多人喔,不知道研究所的寶可夢夠不夠大家領養。」看著前方長長的隊伍,已經有人抱著初選夥伴走出來了。

「雖然感覺會進化成甲賀忍蛙的呱呱泡蛙很不錯,但我到現在還是不喜歡水。」布雷爾小聲低咕,不過並不代表他討厭水系的寶可夢。

「哈哈、沒關係啦,反正我們應該不會有太多碰水的機會吧?」亞特斯安慰了怕水的布雷爾,已經快輪到他們進去研究所了:「不論拿到哪一隻寶可夢,我都會愛護他的。」

「恩,說的也是哪!」布雷爾用手蹭蹭鼻子笑了一下。

======

跟著領到自己第一隻夥伴的訓練家們離開新棲研究所,在等待亞特斯的同時,布雷爾還是不敢置信的握著手中的寶貝球、然後頓了頓才決定把寶貝球內的小生物給放出來。

「出來吧!」一陣白光之後便是小鋸鱷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看了看布雷爾,牠好奇的試著嗅了嗅布雷爾的味道然後……

像是歡迎一般的對著布雷爾的臉使用水槍。

「咳咳、哇啊啊啊啊!!!」布雷爾被噴得滿臉水的嚇倒在地,稍微有點被嗆到,他其實相當怕水、就連洗澡也是非常快速的進去然後非常快速的出來:「好了我知道了、住手住手!」

他幾乎濕了半身,有點想哭的蹲了下來、他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才出來外面半天就已經想回家的感覺。

小鋸鱷沒能理解布雷爾的痛苦之處,牠只是相當開心的動了動牠的小短腿然後專注在布雷爾的紫色包包上面,像是發現了甚麼寶物一樣的鑽了進去,最後拿了藍莓內陷的泡芙出來一口咬下。

「啊!我的……」很可惜,布雷爾來不及阻止。

「唉……算了,反正再買就有了,好吃嗎?」布雷爾拿眼前的小鋸鱷沒辦法、他把牠抱了起來,小鋸鱷滿足的舔了舔嘴邊的奶油、甚至已經開始吵著要吃第二個了:「哈哈,這麼喜歡吃這個嗎?Blueberry、藍莓……對了,你就叫藍莓吧。」

「你是我的第一個夥伴喔,請多指教、藍莓!」

現在名為藍莓的小鋸鱷看著布雷爾的笑容,雖然不懂為何但也傻傻的跟著樂天了起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陽光中那裂縫裡的黑夜

A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