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愛的東西都不見了啊……到底發生什麼事?』 任務連結

▽ 文手組<訓練家布雷爾任務選擇A路線>

獎勵選擇為: ▶ NO.669 花蓓蓓(♀)

======

undefined

======

「咦?奇怪,怎麼不見了?」

剛到達霞暮市沒有多久、原本和旅途夥伴們告知先分頭行動去商街採買日常用品,在大街的路上小鋸鱷藍莓說喊餓就喊餓,一路吵到布雷爾受不了才想拿出藏在背包裡的點心給藍莓吃,結果怎麼找都找不到:「不可能啊,藍莓勾不到這裡才對、怎麼會不見了?」

「哇泥?!」聽見這個晴天霹靂的消息,藍莓整個當機在大街上、瞬間失去了全部的活力動也不動的。

「振作一點藍莓,我們去點心屋買新的吧?」布雷爾有點覺得好笑的抱起當機的藍莓,然後開始在商街上尋找合適的點心店。

說也奇怪,每個商家都愁眉苦臉的看起來相當煩惱的樣子而且大家都戴著口罩,是流行感冒嗎?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間寶可夢食品館,卻只見商家仍然愁眉苦臉的戴著口罩,門口已經擠滿了一堆旅行者抗議著買不到食物是怎麼回事,布雷爾不用特別找就已經發現在人群中最火大的瑟薇娜雖然對方看起來哪裡古怪,但布雷爾還是靠了過去。

奶粉色長髮的女孩氣鼓鼓的大叫:「老闆,來你這裡卻買不到著名的花蓓蓓煎餅、那本小姐來這裡幹嘛啦?!」

周圍的抗議聲四起,讓老闆不停的彎腰道歉:「真、真的非常對不起。」

「瑟薇娜,冷靜點、發生甚麼事情了?」布雷爾在瑟薇娜的後面發出聲音,手上的藍莓因二次聽見晴天霹靂的消息、兩眼發直翻白失去活力又不動了。

少女馬上羞紅著臉收斂起火大的性格,瑟薇娜回過頭:「啊、布雷爾!沒有啦,我只是想來買花蓓蓓煎餅來吃、結果老闆說甚麼做點心的模子全都被偷走了……」

「對了、說起來啊布雷爾,你有沒有看到……呃、以前你送給我的髮夾?」瑟薇娜看起來相當困擾,但看起來似乎有點擔心的樣子:「稍早跟你們分開的時候我想說去一趟服飾店看看衣服,結果外頭突然掀起一陣濃霧、店員說那個在這是正常現象我沒有多想,回過神以後我的髮夾就不見了!」

「瑟薇娜也有東西不見了嗎?」布雷爾覺得有些訝異:「藍莓的點心我藏在背包裡也不見了。」

「你確定不是這個貪吃鬼給偷吃掉了嗎?」瑟薇娜完全不相信藍莓的自制力:「總之布雷爾你快想想辦法,那是你送我的重要髮夾耶!」

「那個髮夾不貴啊,再買就有了……」布雷爾不覺得哪裡有問題,他只是覺得瑟薇娜也太在意那個小髮夾了。

「那.不.一.樣!」瑟薇娜再次氣鼓鼓了起來、翠綠的雙眼瞪的老大的,而且有點濕潤開始在眼眶打轉:「我要原本你送我的髮夾!因為那是你送我的嗚嗚嗚……」

「哇啊啊、我知道了,妳別哭啦!」布雷爾見到瑟薇娜的眼睛開始掉出斗大淚珠的時候慌張了起來,他實在很不會應對女孩子哭、他也不想讓人哭啊,在旁邊的路人看著這方向開始竊竊私語起來的同時,布雷爾趕緊安慰:「我會幫妳把髮夾找回來,別哭了。」

瑟薇娜擦了擦眼淚點點頭,然後回復如往常般的氣勢:「可惡,要是被我知道哪個傢伙偷了本小姐最心愛的髮夾,我一定會把他折斷、聽到了沒有、折.斷!」說完便往街道的反方向跑去找髮夾了。

「……我們也去另一邊找看看吧,藍莓?」布雷爾無奈的看著女孩爆炸般的跑向另一邊,他抱著手上依然當機失去活力的小鋸鱷藍莓往反方向找看看,此時原本就很陰暗的街道掀起了一陣迷霧。

「哇啊、怎麼回事?」布雷爾很快的就被迷霧給包圍了起來,快要看不清楚周圍的景象了,只聽見路上的路人們細微的談話聲。

「又來了、又是這陣霧!」

「快點把東西藏好、快點!」

布雷爾還沒搞清楚狀況就感覺到有東西靠近自己並且想要翻找自己的背包:「等一下……」手上的藍莓突然從當機狀態回神,牠靈敏的嗅了嗅空氣然後掙脫開布雷爾的手自己往一個方向跑去了,最後消失在迷霧裡。

「藍莓,快回來啊!」布雷爾在藍莓跑不見後一陣慌張,馬上把腰際上的一顆寶貝球投擲出來:「赤尾,用烈暴風吹散這陣迷霧!」一陣白光發出,布雷爾的波波赤尾馬上張開翅膀拍打施展出強烈的烈暴風。

迷霧很快的被吹散去了,周圍的路人跟布雷爾一樣背包的東西散落一地、全都七零八落的有蹲有坐的在地板上,迷霧散去以後天空上飄著一大堆的花蓓蓓,被人發現以後驚恐的亂竄的。

「啊啊那個是!」布雷爾拿起被花蓓蓓扔在地上博士給的圖鑑掃描,圖鑑發出了女性的機械聲:『花蓓蓓,單支神奇寶貝、一生下來就會發現自己最中意的花朵,一輩子都會重視那朵花。』

「……聽起來不會有甚麼重大威脅嘛?」布雷爾鬆了一口氣,直到圖鑑再次發出了聲音:『花蓓蓓頭上的花粉具有可以放鬆心情的效果,當它們遇到敵人的時候就會噴洒花粉,讓敵人失去戰鬥的意識,藉此遠離傷害。』

同時頭頂上大量的花蓓蓓順著圖鑑的聲音噴灑出大量花粉,讓這個區域的路人慘遭襲擊,即使有戴著口罩也抵不過花粉的威力,大家都無力的睡著了、包括布雷爾,花蓓蓓又趁著大家睡著的同時繼續翻找他們的私人物品:「等一下、你們不能……」 布雷爾抵不過睡意,沉重的眼皮在模糊的視野下閉上、周圍一片黑暗。

*     *  *

等下次布雷爾醒來的時候,人已經跟著一群路人一起被送到附近的醫院休息去了,已經恢復精神的波波赤尾站在床尾等布雷爾醒來:「咦、我是在……赤尾你沒事吧?」

赤尾拍了拍翅膀發出頗有精神的叫聲回應,直到護士過來看了看布雷爾的狀況以後確認他能夠自行行動才放人走,順便給了他一副口罩來預防花粉迷霧,布雷爾翻看了一下自己的背包才鬆了一口氣沒有缺失任何東西,不過經過花蓓蓓襲擊的動作看來他們似乎在找某樣東西、像是瑟薇娜的髮夾跟藍莓的點心都不是甚麼貴重物啊。

「對了、還有藍莓,那傢伙又跑不見了!」布雷爾這時才驚醒小鋸鱷藍莓又跑不見的事實,趕緊再扔出另一顆寶貝球、白光過後出現的是一只土狼犬:「夜吼快來幫忙找藍莓。」

土狼犬夜吼雖然不是很願意的樣子,但還是嗅了嗅空氣跟地板開始為布雷爾帶路,順便也讓赤尾飛在上空注意周圍狀況,直到夜吼帶著布雷爾離開了霞暮市的範圍到了附近長著很多奇異大樹的郊區,森林中布雷爾遠遠的就看到那個小小的藍色身影:「藍莓!」

小鋸鱷藍莓聽見主人的叫喚回過頭,非常有活力的跑過來跟布雷爾討抱:「真是的、你一個人跑來這裡、讓我擔心死了!」

「哇泥哇泥!」小鋸鱷藍莓揮著小短爪短腿像是想要解釋甚麼,但是布雷爾根本聽不懂,夜吼靠了過去藍莓原本在的地方,發現有一隻失去花朵的花蓓蓓正抱著瑟薇娜的髮夾,那個髮夾的造型剛好是藍色花朵的形狀、旁邊也有很多遭竊的物品幾乎跟花與花的形狀有關,甚至連藍莓的點心在背包裡被壓得像是花朵的形狀也被偷來這裡。

「怎麼回事,你的花朵呢?」布雷爾蹲下來查看這只虛弱的花蓓蓓,圖鑑上有說過、花蓓蓓只要失去花朵就會生病,花蓓蓓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得快點把你送去咎伊先生那裡,他應該會有辦法的……」

沒想到躲在上方的大群花蓓蓓的夥伴以為布雷爾要捉走那只虛弱的花蓓蓓,每隻都蓄勢待發的準備噴灑花粉:「又是你們、等等,這次都冷靜點!」布雷爾可不想再次被花粉攻擊趕快戴上口罩。

小鋸鱷藍莓跳開布雷爾的雙手,在地上蹦跳的揮爪大叫、稍微阻止了花蓓蓓們的攻擊,牠們顯得有些遲疑、布雷爾趁機趕快抱起虛弱的花蓓蓓:「藍莓、夜吼、赤尾,這裡就拜託你們了、我帶著牠去找咎伊先生!」

布雷爾一路抱著虛弱的花蓓蓓跑回霞暮市找寶可夢中心的咎伊,咎伊先生很快的就明白了狀況趕緊把花蓓蓓送進診療室並且把藍色的小髮夾還給布雷爾:「接下來就交給我們處理吧,別擔心、牠之後不需要這個了。」

布雷爾聽咎伊先生這麼說總算鬆了一口氣,通過通訊器得到消息的瑟薇娜這時也跑進來寶可夢中心:「布雷爾、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

「瑟薇娜。」布雷爾有點疲累的笑了笑,然後伸出手把找到的髮夾秀給瑟薇娜看:「我找到妳的髮夾了。」

「你這個笨蛋、你居然真的為了我的髮夾跟一群花蓓蓓作對嗎?!」瑟薇娜一邊罵著但心底覺得非常感動。

「也不完全是啦。」說穿了他才是被撂倒的那個,這些妖精系寶可夢太可怕了,布雷爾無奈的笑了笑、然後幫瑟薇娜把髮夾別回原來的位置上:「髮夾還是戴在妳身上是最好看的。」

瑟薇娜看著布雷爾然後脹紅著臉當機,而布雷爾一臉狀況外的問:「怎麼了,我說錯話了嗎?」

咎伊先生在兩人談話告一段落同時走出了診療室,並且推出了已經恢復健康的花蓓蓓、牠開心的握著相襯的藍色花朵、一看見布雷爾就飄了過去轉啊轉像是在道謝似的。

「啊、好可愛!」瑟薇娜被花蓓蓓小巧可愛拉去了注意力。

「咎伊先生謝謝你!」布雷爾接過了花蓓蓓後說。

「這孩子已經沒有問題了,下次別再把重要的花朵弄丟囉。」咎伊先生這麼說道,並且揮揮手對布雷爾、瑟薇娜告別。

布雷爾帶著瑟薇娜來到了發現花蓓蓓的地點接走了藍莓、夜吼、赤尾,最後放走花蓓蓓的時候那只有著藍色花朵的花蓓蓓卻不願離去,牠向同伴們叫了叫像是在告別、然後繞在布雷爾的周圍不走。

「看來這傢伙喜歡上你了。」瑟薇娜笑了笑,她看著布雷爾被花蓓蓓繞住的困擾模樣。

「花蓓蓓、妳想跟我走嗎?」布雷爾發出了問句並且拿出寶貝球、然後花蓓蓓用力點點頭:「好吧,那就請多多指教囉!」花蓓蓓自己去觸碰了寶貝球最後被布雷爾收服了起來。

後來在森林中的花蓓蓓們幫助下,大家一起把被偷竊的物品歸還到了鎮上,因為那只需要花朵的花蓓蓓已經找到她中意的愛花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陽光中那裂縫裡的黑夜

A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