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連結

*原創有、二創有、劇情共構有

文:AHen、阿炎
======

 

「嘿!醒醒、蕭邦!」

 

當蕭邦醒來已經是中午的事情了,不知為何自己從床上躺到了地上,屁股上來隱約有個像鞋印一樣的瘀青,把他叫醒的人是小羅、拖車裡依舊沒有見到他叔叔的影子,據他所說崔佛回來很短的時間大吼大叫以後把他從床上給踹了下來踹不醒,自己便跟另一個叫偉德的小跟班開車出去了。

「崔佛叔叔呢?」頭有點痛、看來昨晚嗑的太多了,蕭邦隨意拿起桌上不知道誰喝過的啤酒瓶罐了一口醒腦。

「好像去找一個叫麥可的幽靈,天哪、他氣瘋了,在加上你昨晚帶女人上他的床,他沒把你的皮刮下來當衣服穿就不錯了。」小羅看著手機上的資訊坐在破舊的沙發椅子上回應:「T交代說你醒來以後把車上的海洛因處理掉,看是要轉賣還是怎樣、你知道你不能私吞掉那些東西、最近真的很忙還要處理中國人生意的事情。」

「我知道我知道,有些東西我碰不得的。」蕭邦聳聳肩:「等等,你是說麥可、麥可.湯利?」

「如果你有看新聞你就知道前天有一場搶劫案了,不然你以為你叔叔幹嘛要拿那些飛車黨出氣?」小羅理所當然的回應。

「但是……那個人不是很久以前就已經死了嗎?」蕭邦回想起小時候總會聽見崔佛跟他說這個故事:「我以為叔叔只是想處理掉那些跟他搶生意的人。」

「唉、別管那麼多了,反正崔佛要我們做甚麼就做甚麼。」小羅把桌上的車鑰匙連同字條扔給蕭邦:「快去處理工作吧。」

蕭邦接過後拿起手機杯打字條上的電話,然後走到他那台裝滿海洛因的裝甲車旁邊等電話撥通。

等了一會才接起電話,聲音模模糊糊的,看樣子另一頭的人剛從睡眠中甦醒:「哼嗯……我的Summer……委託時間是晚上六點開始喔……」連來電顯示是誰都沒看就接起電話了。

「嘿兄弟、麻煩叫Summer起床接電話,跟她說我是蕭邦、有貨要處理看那個甜心要不要分紅。」蕭邦不以為意,他扔然以癡癡笑的口吻對著電話裡陌生的聲音說道。

模糊的聲音才剛說出蕭邦的名字,連後面的句子都還沒說就聽到一聲哀號,然後就是手機掉落的聲音,最後才是蕭邦所熟悉的女聲:「對、用爬的出去,要是讓我看到你站起來穿衣服,我就用散彈槍把你的腦袋轟成一團糨糊,喔對了要是你敢把這件事說出去,你們店就不用做生意了,我還會順便抄了你全家和店裡所有人,聽懂沒?還不快滾,你這早洩男妓。」

「嘿小狗狗,找我有事嗎?」和剛剛凶狠的語氣完全不同,Summer的聲音回復到蕭邦熟悉的那種慵懶語調:「人家晚上六點才開工喔,別這麼急著找工作。」

「美女昨晚約了第二炮嗎,哭了、早知道我就不要嗑那麼多了。」蕭邦開玩笑,他可沒忘記昨晚發生的事情:「不是,我手上有一批貨、我叔叔讓我自己處置,所以錢大概也是我的,想問美女Summer有沒有門路讓我好消耗貨、可以分紅喔。」

「沒、只是回家順路經過酒吧喝了幾杯就被約砲了,說實在,跟你相比這傢伙有夠沒用,你除了立刻睡倒以外什麼都滿分。」後方的聲音似乎是Summer在翻找什麼,隨後衣物磨擦和拉鍊拉起的聲音:「銷貨喔,是有些門路,要不你來我家找我吧?我們再商量要賣給誰。」

「嘿嘿,被Summer誇獎好開心!」蕭邦誇張的在手機另一頭露出開心的聲音,就像小狗得到獎勵點心似的:「好啊,傳住址給我,我半小時到、我得先躲開公路臨檢,車上貨太多了。」蕭邦邊說邊坐上車發動引擎,聲音大到連Summer也聽得見。

「好喔,晚點見囉。」說完Summer就掛了電話,沒幾秒鐘就傳了一串地址的短訊給蕭邦,等到蕭邦閃過警察來到地點後,才發現是棟不得了的住所,位於半山腰處完美的架高式公寓,開著門的車庫裏頭停了一輛艷紅色的名車,佩嘉西的奧西里斯,至於建築物開著的窗戶邊可以看見Summer正待在窗邊看書,她也發現了蕭邦已經到了。

沒多久Summer就下樓走出屋外,指了指旁邊開著的車庫:「停進來吧,然後我們談談。」

「好大的房子!」蕭邦兩眼發出小孩子般的閃光,他把貨物留在車上自己走了下來。

「嘿嘿,工作一回事生活一回事,在經歷了工作的那些鳥事之後,當然要享受生活囉。」領著蕭邦進入屋內,空間雖說不上凌亂,但也沒整潔到哪去,地上隨處可以看見一些寫著字的紙條,有些上面甚至還寫著相當重要的私人資料,還有好幾件不同的運動外套跟小熱褲也都丟在地上,但大抵來說還不至於亂到生蟲:「抱歉啦,艾爾最後一次來我家是三個月前的事情了。」

走到客廳後Summer就坐在沙發上,桌面擺著一台筆記型電腦,還有幾個相框,不過在蕭邦看清楚以前就被Summer蓋起來了:「我看看喔,有幾個人選啦,不在乎品質的均一價,在乎品質的價格就要看你帶來的東西了,你急需要錢想隨便賣賣還是花時間跟人家談?」

「我偷嘗過了,品質一般般、別告訴我叔叔。」當然,蕭邦衣服上的粉末掩蓋不了一切:「閒雜人也沒甚麼關西、這批貨在沙漠那裏不好賣,尤其是跟叔叔一起抄掉那裏的飛車幫後。

「啊、那好辦。」了解的點點頭,Summer的手指在電腦鍵盤上敲打,看起來需要一些時間:「房子的東西你隨意啊。」

其實蕭邦有一點緊張,比起崔佛的拖車、其他房子對他來說都是大房子,甚至根本沒甚麼來豪宅的經驗,除了某次去抄掉某個龍頭以外、他好奇的看了看展示櫃裏頭的水晶雕刻:「這個會摔破嗎?」

「會啊,你可以摔沒關係,我有時候心情不好也會摔幾個東西,花瓶盤子裝飾品什麼的。」視線依然留在電腦上,Summer完全不在乎家裡的擺飾什麼的都是貴得要死的高級品:「所以不要惹我生氣喔,真的沒辦法轉換情緒我會摔很多東西,除了我的手機跟我拿不動的東西以外。」

「我不太摔東西其實,這個崔佛叔叔比較厲害。」蕭邦頂多欣賞那個水晶而已,雖然看不懂藝術性在哪:「哇喔,那怎麼辦、我很常惹人生氣呢,像是崔佛叔叔啊……我也不知道、其實一些人看到我都會生氣。」

「我就不會啊,艾爾也不會,雖然他對你好像很無奈。」說完後Summer把電腦蓋上,似乎已經喬好了:「走吧狗狗,我們去賺外快。」

「嘿嘿、雖然我愛大麻,但我喜歡錢的味道。」蕭邦跟了上去並且替Summer開了車門,最後自己坐上車以後蕭邦才說:「雖然賺錢重要,但叔叔不准我賣給未成年小鬼,應該是規矩吧?」

「看人囉,的確有些人有這樣的淺規則。」聳聳肩,Summer在自己的手機上設定GPS,並放在前方:「去這裡,慢慢來沒關係,他們動作也沒多快。」

「雖然覺得都市很好玩,但我大概可以理解崔佛叔叔討厭這裡的原因了。」蕭邦單手轉動方向盤轉彎,並且停在紅綠燈前等待: 「有一次我問他、要是我們住的地方被改成高級住宅區該怎麼辦。」

「結果叔叔回答,要是被改建他就馬上搬走。」蕭邦大笑眼淚都流出來了。

「都市雖然熱鬧,但很險惡的。」一手撐著臉頰靠著車門,Summer看著窗外的行人和車輛,表情有些放空:「不管是為了錢啊權力啊私仇啊,反正有的是理由用錢去買另一個人的命,所以我跟艾爾永遠都不會失業。」

「啊啊、不說這個了,狗狗吃過飯了沒?」看了手機上的時間發現已經一點了,空腹的感覺提醒了她早餐被自己睡掉了這件事。

「甚麼都沒碰呢。」蕭邦摸了摸平平的腹部:「我也是有仇必報的那型、雖然沒有錢拿,不過偶爾會從報仇對象身上拿好處。」

「要不然我們等等交完貨就去吃飯吧,既然都醒了又出門了就懶得躺回去了。」看了一下GPS,就快到了,Summer這麼對蕭邦提議:「附近有一間咖啡廳的東西很好吃喔。」

蕭邦露出孩子般的笑容表示同意,很快的他們來到了洛聖都的幫派區,這裡全都是黑人、顯的蕭邦跟Summer格外的顯眼、幾乎是他們倆一下車周圍的人都盯著看、充滿了警戒,尤其是蕭邦那台可以算是重武裝的改裝車。

「嗨,傑瑞德。」Summer抬起手向中間的黑人男子打了招呼,對方僅用點頭示意,並接過Summer給的其中一份毒品:「別問我怎麼來的,但是我有整車。」

簡單交涉過後,幾個小弟在傑瑞德的指揮下把車上的毒品一包包運下來,而Summer則拿過傑瑞德給的信封袋,看起來相當厚:「謝囉,我們走吧狗狗,一起去吃大餐。」她看著蕭邦並親了一下信封袋。

「喔喔、大餐,是肉嗎?!」聽到大餐就想到肉類,雖然崔佛很常不知道哪弄來的肉給他吃,但吃完腸胃總是超不舒服的,但不代表他不愛吃肉。

「我認得剛剛那個傢伙,也是個同行。」蕭邦走遠以後才說道,但語氣中沒有敵意:「基本上不搶生意就沒事。」

「想吃肉啊,這裡過去兩條街有很好吃的牛排館喔,價格又不貴,我常常來吃呢。」Summer一邊說一邊點著信封袋裡的鈔票,最後抽了一大疊出來給蕭邦:「來、貨是你給的,你七我三,那傢伙是我的老朋友,給我給的比較多一點。」

「謝了、就知道找美女辦事是對的。」蕭邦開心的收下塞進有一些白色粉末的夾鏈袋裏頭,上車以後把錢給收好:「昨天晚上那個誰、阿爾?也是等妳找才有工作嗎?」

「是艾爾喔。」雖然昨晚順勢對艾爾開了這個玩笑,但Summer不忘修正蕭邦的話,不然對方要這樣叫錯一輩子也不好,她是有打算讓艾爾跟蕭邦穩定合作的:「對啊,有工作我才會連絡他,艾爾並不會主動聯繫我,所以你晚上的時間要空給我喔,艾爾不會開車。」

「怎麼不會開車,很簡單的。」蕭邦聽了有些驚訝、因為在他生活的環境再加上崔佛養他長大,他早就認為開車啊、開飛機啊、搶毒啊、賣毒啊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他完全不知道警察或是被搶生意的人幹嘛那麼生氣:「我是說、噢,雖然我也沒駕照啦,可是這事很簡單的、一開始也是我叔叔教我,然後我撞爛很多東西、有次撞爛了叔叔的人偶收藏,我被打得半死以後就會開了,哈哈!」

「不知道呢,我到現在都只看他騎摩托車,不過我去他家的時候有在車庫看到車子,但就是不見他開過。」聳聳肩,Summer把手指向一間店的停車場:「狗狗、停那裏。」

蕭邦轉了彎把車子給停好,然後下車伸伸懶腰:「有些人就是會把車子買回來當觀賞品,對我來說真是浪費,不能跑的車子沒有用處。」

「誰知道呢,人永遠不能猜透另一個人在想什麼。」下車後,停在隔壁停車格的車子吸引了Summer的注意,漂亮的紅色烤漆、車身線條相當流利的重型機車就停在那,坐墊上還放了一頂黑色安全帽,車身還熱著,顯示車主人剛下車沒多久。

「走吧,這一頓就讓我請囉。」露出一個俏皮的笑容,Summer領著蕭邦走入店內,是一間很平價的餐館,店內的食物香味令人食指大動,Summer跟店長聊了幾句,看起來似乎認識彼此,很快的就替他們帶位了,不過他們的位置已經有一個人坐在那裡,正一手撐頰看著窗外發呆。

「不好意思,先生,這兩位能和你併桌嗎?」店長發出聲音讓男人漂走的意識拉回來,他回過頭。

「當然……夏綠蒂、蕭邦?」特有低沉的嗓音和那頭暗紅帶白的小馬尾髮型,實在很難讓人認錯這個大叔,他嘴裡第一個喊出來的貌似是Summer的本名。

「嗨叔叔。」自顧自的坐下,Summer拍了拍自己身邊的位置要蕭邦跟著坐下。

「是阿爾、噢我是說艾爾!」蕭邦瞇著眼睛露出痴痴的笑容打招呼,然後相當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艾爾的對座:「我跟Summer跑去送貨,會遇到你好巧喔!」

「是挺巧的。」看著坐在對面的兩個年輕人,帶著墨鏡實在看不太出艾爾的表情,他把桌面上的菜單推給兩人:「我點完了,給你們看吧。」

「哇噢,上面的東西我那邊都沒有呢。」蕭邦瞇著眼睛看菜單,似乎在苦惱要選哪一個、甚至有點懷疑他根本就是被老崔佛餵毒品餵大的。

「狗狗不是想吃肉嗎?這個很好吃喔。」Summer指著其中一行字,看起來價格也不貴:「我有空就回來這裡吃。」

「那我晚一些可以吃妳當甜點嗎?」蕭邦開玩笑的說,然後他就隨Summer幫自己點餐,反正一直以來他面前有甚麼就吃甚麼:「吃艾爾也可以喔,嘿嘿。」

相較於艾爾在墨鏡下白了蕭邦一眼後把頭撇向窗外發他的呆,Summer吃吃笑了幾聲,把點好的菜單交給服務生之後才回應蕭邦:「這就要看今晚的特別任務你的表現囉。」

「特別任務?」這句話又讓艾爾把頭轉回來,他看著Summer:「什麼任務?」

「嘛、現在不是工作時間,晚上六點之後再說。」把食指貼在嘴唇上,Summer做出了俏皮的安靜手勢。

「嘿嘿、就像蝙蝠俠、我們只在晚上出沒嗎?」蕭邦也不知道是不是有聽沒有懂,他單純跟著話題再說瘋話,然後才突然停頓一下看了看四周:「在都市好麻煩、都不能隨便吸個兩三口。」

「當然啦,規矩多嘛。」聳了一下肩膀後Summer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當然,這是指白天,晚上的洛聖都就是我們的囉。」

「總覺得不碰就會覺得不舒服、嘿嘿……」蕭邦拿起桌上的水杯,手有點在抖的樣子:「相信我,你們不會想要看我不舒服的樣子。」

「不行喔狗狗。」看著蕭邦的手,這是毒癮發作的前兆,Summer輕輕碰上蕭邦的手臂:「真不行的話回車上去,我跟艾爾都不想在現在引起無謂的衝突,當個好孩子,好嗎?」

而艾爾沒有說話,只是皺著眉頭看著蕭邦,他在想以自己現在的體力到底能不能制伏蕭邦這年輕氣盛的小夥子。

「好吧,那我到車上找找、我印象中還有剩,不過好像也差不多要沒了。」蕭邦幾乎是立刻站起身,把不斷抖著的雙手插進口袋,從背後看四角褲都漏了一些出來了,出去店家以後他走進停在暗巷中的車子裡。

沒想到有幾個人正在蕭邦的車邊鬼鬼祟祟的,旁邊艾爾的車子已經被撬過了,坐墊下方的置物箱被翻得一團亂,其中一個小偷發現了蕭邦的存在,他瞪著蕭邦:「看什麼看?再不滾老子讓你吃子彈!」

「嘿、嘿,冷靜點老兄、天哪,你們在找些什麼,要不要我幫你們找算了。」蕭邦忍著開始陣陣傳來的毒癮,他試圖保持理性對話:「嘿、等等,那是阿爾的車耶,你們這樣他會生氣吧……還有你們別再撬了,我的車有經過我特殊改裝處理過是撬不開的……」

「不如這樣好了,老兄、你們先讓開讓我回車上拿我需要的安毒,然後你們在告訴我你們想要甚麼、不然的話……」蕭邦繼續靠近那群竊賊,他露出比起平常的癡笑要更接近瘋狂的笑容、眼神也危險了起來:「相信我,你們不會想要看我發作的樣子。」

雖然對蕭邦的神情感到詭異,但這些人仗著人多,不但沒有退卻的樣子,還真的拿出了手槍對著蕭邦:「誰管你發不發作,怎麼看都只是一個毒蟲啊,勸你在被我們射成蜂窩之前快滾!」

蕭邦被槍抵著後後退,他看見眼前的人趁著自己後退而感到有成就感缺乏防備的瞬間、他相當有經驗的用左手打偏對方拿槍的手並且扭過一圈後反而把槍搶了過來,最後把槍口指著剛才用槍指他的人的腦袋:「我現在只要抽筋一下我不敢保證會扣下板機……」

突然碰的一聲,那個人的血跟腦漿全都噴在蕭邦與剩下對持的人身上,蕭邦一臉像是做錯事被抓到的孩子一樣:「喔噢、幹!我的錯,我不能控制我的發抖,嘿嘿嘿、你們趕快跑喔、下一個是誰我不知道呦。」蕭邦開始露出恐怖的笑容、完全不在乎自己剛剛殺死一個人,他把槍口指向剩下愣在後面的那群小偷身上。

「跑,快跑!」蕭邦一邊大笑一邊叫。

從第一個人被爆頭後剩下的小偷都嚇到了,接著就是沒命的往反方向跑,當然也一個個被蕭邦射倒在地,沒多久就聽到警察車呼嘯而來的聲音。

「狗狗!」熟悉的女聲出現在蕭邦身後,在蕭邦轉身反應過來前就被拉住也被奪走了槍,Summer把蕭邦往骷髏馬的位置推過去:「你快上車!艾爾!」不知道她什麼時候在耳朵上掛了通訊耳機,只見她一聲令下後,前方衝來的警車突然失速打滑撞在牆邊,仔細一看才發現車胎被打破了。

「我的防身手槍只有十二發子彈,你們最好快走。」透過通訊耳機,遠處僅靠肉眼射擊的艾爾回應的同時又讓另一台警車打滑。

「該死,好像都被我吸完了,美女、把我綁起來好嗎?」被推到後座躺著的蕭邦劇烈的扭動極度不舒服的身體,順便把衣服咬進嘴裡以防自己咬到舌頭,他流著滿身汗查看車內沒有收穫:「我可不想傷害你們。」含糊不清的聲音從後座傳出。

「乖乖待在後座就對了!」把蕭邦推上車的同時也從他那裏拿走了鑰匙,Summer上了駕駛座後發動了車子,接著毫不猶豫的把油門踩到底,撞開了前面因爆胎而堵成一團的警車,直直往別的地方狂奔而去:「艾爾!你去拿東西!等等用GPS會合!」

「知道了。」艾爾掛掉了通訊裝置,沒多久就看到紅色重機同樣從警察中飛躍而出,往他們反方向騎走。

費了好一番心力才甩掉警察和直升機,Summer沒有理會後方痛苦呻吟的蕭邦,而是專注在開車這件事情上,他們直到一處停車場才停下,才剛熄火,艾爾就騎著重機出現在後方,並把一個包裹拋給打開門的Summer

接過了包裹後扯開了外包裝的膠帶,Summer開了後座的門把裏頭用夾鏈袋小包封好的白色粉末交給了蕭邦:「狗狗,這裡……」她小心翼翼的不要刺激到已經毒癮發作的蕭邦。

「不行、我不能……我想要但是我不行、就……拜託把我綁起來就好不然給我一槍也好……」蕭邦的眼神直視前方,他的雙眼眼白已經佈滿血絲,不知道為什麼他拒絕吸食Summer給的毒品,直到Summer眼神瞄到腳踏板上殘留的空袋子才想起蕭邦的毒品都是崔佛給的,肯定跟流到外面去的東西不一樣:「把我綁起來……留在車上就好,晚上我會跟你們會合。」

「啊啊、好麻煩喔!」Summer焦慮的抓了抓那頭鮮豔的橘色頭髮,她一邊指示艾爾把蕭邦綁好,一邊打了電話給崔佛,才剛通就對電話另一頭的人發出焦慮的聲音:「崔佛!你家的狗狗壞掉啦!」

「壞掉?那個小垃圾只會死掉吧、而且我如果說他死了,那他就是真的死了,如果沒有、那就沒有,美人。」崔佛接起電話後背景音很吵雜,完全不像是在沙漠的拖車裡、反而像是洛聖都某間脫衣舞孃的電子音樂。

「嘿、我還要用他耶!」Summer發出抗議,不過被後方的音樂聲給蓋過,最後他氣鼓鼓的掛掉電話:「艾爾,把狗狗送去給崔佛,他在獨角獸!叫他把狗狗修好!」

「什麼叫修好……」頭痛的捏了眉心,艾爾把蕭邦拖上摩托車,看蕭邦根本是掛在後方座位上也懶得管了,發動車子後從巷子小心翼翼的往目的地前進,到了獨角獸酒吧後他把車停在一台老舊的皮卡旁邊,他把蕭邦扛上肩,雖然門口的圍事認識他但看到艾爾扛了個人也讓他楞了一下,最後就這樣扛著蕭邦走進酒吧內。

很快的,艾爾就看到在看脫衣舞孃跳舞的崔佛,依照Summer的敘述艾爾馬上就知道這個人就是他,崔佛一邊喝酒一邊回過頭就看見艾爾扛著他的養子走進來,他立刻把酒瓶扔到旁邊的小跟班偉德身上:「這不是我的小瘋狗嗎?」

崔佛靠過去一手揪著蕭邦的頭髮並且把他抬起來看,蕭邦已經用盡力氣掙扎而陷入昏睡、所以他改扳開他的眼皮看瞳孔。

「中途就暈過去了。」把蕭邦放到一旁的沙發上,艾爾敲了敲有些痠疼的肩膀,真是老了。

他再度這麼認為:「Summer氣到冒煙了現在,如果晚上他不能開工,我還真不知道那個不知節制的小女孩會幹出什麼瘋狂事來報復。」

「安啦、常有的事情。」老崔佛伸出手拍了拍蕭邦的臉頰、後者只是發出呻吟:「晚上我會完好的把蕭邦送去你們那裡,崔佛.菲利浦企業說到做到。」

「知道了。」點頭表示了解,艾爾把耳邊的通訊耳機交給崔佛:「這個給他,跟他說晚上六點記得戴上,然後他的車留在停車場,記得領回去。」說完後便走出了酒吧,騎著摩托車離開。

======

夜晚的洛聖都比白天的要來的熱鬧,遠遠的就看見蕭邦的車停在陸橋下的陰暗處,透過車窗可以看見有個模糊的人影趴在方向盤上,車內傳出陣陣的甜味。

位於另一處地點的Summer在時間一到便啟動了通訊耳機:「艾爾,蕭邦,聽到沒?」她喚著此趟任務的兩個人。

「我在。」首先回應的是艾爾,背後的聲音聽起來他正在家裡看電視,聲音沒幾秒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次開關門的聲音,和電梯的叮咚聲。

「蕭邦呢?」另一個人還沒有反應,Summer再叫了一次。

「嘿、夥計們,對於上午的事情我感到抱歉……咳咳!天哪、這太濃了。」蕭邦那種相當迷糊的聲音從耳機裡傳出,背後傳出開車門跟打火機點燃的聲音。

「啊、那沒關係啦,你現在有到就好。」聲音並不怎麼在乎,Summer那邊不停傳來敲打鍵盤的聲音:「你先去接艾爾喔,然後去武裝商店,我已經和他們談過了,他們會借你們一些武器,你們這趟的工作,是搶一台梅利威瑟的裝甲車。」

「我在中央公園。」簡短的回應,艾爾已經就定位了。

「了解囉。」蕭邦痴痴的笑了一下,然後上車前往艾爾所在的位置。

不久後艾爾聽見馬路上傳來的剎車聲,還有一些路人對於蕭邦的改裝車感到驚奇有幾個偷偷的拍了照片存在手機裡,蕭邦不以為意、似乎相當習慣這樣的狀況,蕭邦對著耳機喊了聲:「老兄我到了。」

「看到了。」遠遠就發現蕭邦一點都不低調的愛車,艾爾很快的走過去並上了車,衣服還是昨日那套大衣和圍巾,不過這次他並沒有帶著皮箱:「走吧。」

「去哪啊老兄?」蕭邦稍微轉過頭、即使車子已經開始前行了但也不影響他們對話,艾爾發現蕭邦臉上多了幾處瘀青以及OK繃、看來他一個下午整個被崔佛狠狠給修理了一頓:「噢、別在意車上的甜味,我在試用新東西。」

「你沒仔細聽Summer說話。」身邊的人明顯嗨翻了,連Summer說什麼都沒仔細聽,艾爾捏了捏眉心:「去武裝國度拿我們要的東西,她通常要我們去武裝國度就是之後有一場槍戰要打,你等會小心點。」

「好噢。」蕭邦舉手承認自己沒在聽任務內容,很快的他在半恍惚的狀態下載了艾爾到達武裝國度,途中他還撞斷了一支電線杆導致車身刮損,蕭邦下車後看著刮痕聳肩。

在蕭邦查看車輛受損情況時艾爾已經進入武裝商店內,在和老闆說明之後他拿到了兩只皮箱,和兩管包起來的東西,還頗有重量的,這讓艾爾先把皮箱提出去:「蕭邦,幫忙拿一下。」

「嘿有我的份嗎?」蕭邦接過皮箱,不知道裡面有甚麼但還是這麼問了:「比起小手槍我更愛更有份量的武器。」

「你可以打開來看。」把皮箱交給蕭邦後艾爾回到店內把那兩管包起來的武器拿出來放到後座,蕭邦打開了皮箱看了一下,兩個箱子內的武器都是一樣的,一把卡賓步槍和重型散彈槍,以及備用的穿甲手槍。

「噢老天,真是個美人。」蕭邦開心的摸了摸重型散彈槍:「說到梅利威瑟,我叔叔也常常搶他們的東西、沒敢保證裏頭幾個傭兵認得我,說真的、搶他們是挺好玩的。」

「我只覺得麻煩。」相較於蕭邦的躍躍欲試,艾爾雖然戴著墨鏡,但還是能感受到他的無奈:「走吧,地點是採石場。」

蕭邦如往常癡癡的嬉皮笑臉上了車,採石場距離他們所在的位置有相當的距離、沒一兩個小時來開車是不會很快就到達的、上了車後他打開最愛的電台,播放著女主播甜美的聲音,蕭邦隨意問著:「等等衝進去是要直接硬幹嗎?」

「對,但目的是搶車,速戰速決。」滑著手機看Summer傳來的訊息,艾爾把其中一張照片給蕭邦看,是一台看起來相當不簡單的重型裝甲車,然後還有一份路線圖,「搶到車之後開到這裡。」

「真是台美車。」蕭邦相當有興趣的看著,如果可以他也真想為自己搶一台:「那就是我負責帶你落跑,然後你把他們都射下來、我再輾過去,哈哈!」

「你放心,夠你輾到膩的。」可以料想會有多少梅利威瑟朝他們而來,但放在後座的那兩管包的嚴實的武器中其中一把觸感讓艾爾非常熟悉,「你就用全速逃跑吧,沒人逃的過我的子彈。」

「收到。」蕭邦把車燈關掉,趁著外頭的夜色幾乎可以把車隱藏的很好、遠遠的就看到了目的地採石場,但蕭邦並不打算把車給停下來而且笑的怪異,這讓艾爾有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在艾爾一手抓住上方手把的同時蕭邦就把油門催到底直接從採石場正門撞進去,兩個還沒反應過來的警衛一起被撞倒輾過,瞬間整個採石場警報大作,艾爾另一手拿著手槍,把朝他們而來的警衛一個個射倒。

「哈哈哈哈哈、滾出我的路、你們這群白癡!」蕭邦一邊狂笑一邊加速,佈滿砂石的地面對他來說簡直是家常便飯,一個甩尾撞倒了後面拿出榴彈槍的人:「嘿、他們怎麼知道我的車防彈不防爆?」

「你繼續跑就對了。」離停放車輛地方還有點距離,艾爾一手撈過後座其中一把武器,拆掉了保護武器的護套,是把裝有高倍率狙擊鏡的重型狙擊槍,槍口直接架在後方防彈板的小小窗口,「他們靠不過來的。」子彈一發發灌入敵人的腦袋裡,失去使用者的榴彈槍毫無威脅。

「嗚~帥呆了老兄。」蕭邦看的也跟著熱血起來,他一手握住方向盤、一手伸到副駕前面的抽屜掏出了一把白金制的穿甲手槍,用嘴咬住上膛以後跟著對外掃射,發出了一連串快速的槍擊聲:「蹦!蕭邦得十分!」

「快到了,等等直接換車,你的車Summer會想辦法弄回去。」依然維持著冷靜的聲線,艾爾旁邊已經堆了好幾個空彈匣,但梅利威瑟的人像是絲毫沒減少似的,連直升機都來了,想當然也被艾爾一槍爆了駕駛的腦袋直接墜機,地面隨著爆炸震動著。

蕭邦終於將車甩到目標車的旁邊,他半開了車門,子彈從他頭頂反彈開來:「你先上去,我掩護你。」

槍口離開了窗邊,艾爾一個箭步奔到裝甲車邊開門上車,接著就是立刻架起槍管把跟上的蕭邦身邊的敵人全數射倒,「快上來!」他一直都在計算子彈的數量,以這個消耗速度來說可撐不了多久。

「來啦!」蕭邦拋棄了自己的骷髏馬,滑過了車頭蓋後趕緊上裝甲車、他稍為研究了一下這東西怎麼開,轉動鑰匙發動的時候他就開始嫌棄了:「噢天哪,這引擎的聲音好遜。」

「別嫌了,逃跑要緊。」艾爾專心的射殺所有試圖靠近車子的人和擊落直升機,彈匣的數量越來越少了,「聽到騷動警察八成也來了。」

「來了正好。」蕭邦徒然讓車子走不是計畫中的路程,很明顯他帶著後方的追兵直直朝傳出警車聲音的方向前進、前方似乎有警方的路障的樣子,他看了眼後照鏡然後伸手往後坐摸了摸,車上果然有一些火箭筒和手榴彈、他拿了其中一顆咬掉保險栓後扔出車窗外:「乘客的頭手請勿伸出車窗外喔。」

蹦的一聲,雖然沒有炸到追兵、但是卻讓警察和追兵撞成一團。

這一炸讓警察們牽制住了梅利威瑟的追兵,直到確認蕭邦甩開他們之後艾爾才放下狙擊槍,「真是,我都一把年紀了Summer還這樣折騰我。」他喘了口氣,對於這種槍林彈雨的場面他實在是越來越難應付了。

在他們兩個鬆懈下來的時候一輛雙載的機車高速的追在他們的車邊,舉起一眼就看出能穿甲的手槍,蕭邦反應下扭轉方向盤試圖讓對方打偏、他猛力控制失速的車子:「操!」

槍鳴一聲,子彈穿過裝甲車的車門命中蕭邦的腹部,他吃痛的大叫了一下、但手仍然掌控的方向盤繼續前進:「幹!幹!幹!」

「撐著點。」艾爾從坐姿改成貴在副駕駛座的椅子上,槍管就在蕭邦的頭上方,一槍就讓機車駕駛倒地不起,然後再補一槍給後座摔慘的同夥,這才重新坐好並快速查看蕭邦的傷勢,「快到會合點,你這樣撐不了多久。」子彈很深卻沒有穿過去,埋在傷口裡的彈頭會加劇這個傷勢,艾爾拉下頸部的黑白格子圍巾,壓在蕭邦的傷口上止血。

蕭邦流了滿臉的冷汗,他反覆的喘氣、吞口水,讓自己保持清醒:「呼、呼……嘻、嘻嘻嘻,至少、至少不是打到我的乳頭上。」他勉強的露出笑臉開玩笑,但從表情看來根本就在強忍劇痛。

車子歪歪扭扭的下了斜坡,直到看見交易對象後才停了下來、蕭邦因為失血而失去意識的一頭撞在方向盤上。

艾爾先下了車,從駕駛座把昏厥的蕭邦拉下車,抓住他一隻手繞過自己的脖子支撐著才沒讓他摔倒在地,此時Summer也從車庫裡出來了,原本是打算給她們倆一點掌聲的,但看到蕭邦的樣子後他立刻收起了慵懶的態度,「該死、這可不是我想碰見的狀況。」

她和艾爾一人架著一邊把蕭邦帶到不遠處停放的Summer的車上,在和艾爾一起把蕭邦送上後座後她快速上了駕駛座,從後照鏡確認艾爾已經坐穩並繼續替蕭邦的傷口加壓止血,接著發動車子把油門踩到底,一手控制著方向盤另一手撥了通電話。

「崔佛,是我。」電話才剛接起來另一頭的人都還沒發聲Summer就已經開口:「蕭邦受傷了,送市立醫院還是送地下醫院?」她的語氣罕見的認真而果斷,沒有一絲平常的慵懶語調。

「送醫院、為什麼送醫院,我可不想和他一起坐牢、沒門!」崔佛的聲音在另一頭吼著,但又安靜了好一會,電子音樂漸漸遠離然後才傳出開關車門的聲音:「聽著,洛聖都的5號街口那裡有一間獸醫院,妳知道吧?」

「知道,馬上過去。」說完就掛了電話,Summer一路上完全沒有減速,開車技術私毫不遜蕭邦,她不時從後照鏡查看蕭邦的狀況,「狗狗、撐著點啊。」雖然對方早已昏厥,她還是忍不住低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陽光中那裂縫裡的黑夜

A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